如何完成「哀悼」

九月九月 · 2022-08-15 13:58
最近读30个梦,梦的连续性来了: 梦1,“高资楼”梦 武昌水果湖“水一”附近,现在的万达前身是“高资楼”,我堂姐家所在的地方。 与现在房屋结构不同的是,那时候客厅是放在厅室的最里面。 我去到“高资楼”找我亲姐,她不愿意见我,“又”跑到堂姐家去了,她在客厅坐在一把实木的椅子上,椅子的靠背也是实木的,在椅背的左上角刻着立体的唐草葡萄,其他地方是“棋盘格”,姐姐坐在椅子上,我跪在她腿边哭着哭着,从恸哭到嚎啕,姐姐从厌恶憎恨到毫无表情; 梦二: 我又去找姐姐,她躲了起来,好像是躲在忠德医院附近的那间老教堂里,有个男人保护她,梦里是我嘱托那个男人保护姐姐,但姐姐并不知道,然后场景转到了码头,我看见我的大外甥女(堂姐的大女儿)哭着走过去,有点纳闷何惶恐,她怎么了,转头再看,堂姐、堂姐夫带着他们的小女儿还有我姐在一艘轮船上,阳光明媚,风和日丽,他们四人在船头甲板上的木质长椅上,我知道他们要离开了了,不再回来。 背景: 父母皆已離世,因為怹們都是醫職人員,離世都在醫院,所以我合我姊都沒做到真正意義上的送終,父親67,肺癌,母親87,心血管疾病。母親有嚴重的代際創傷,母親死的早,父親再娶,49年10月的前幾個月毫無徵兆的被送去了台灣,我媽三姊弟一夜之間成了孤兒。 妈妈临终前嘱我照顾姐姐,而事实上我姐过得并不差甚至好过我,汉口市级医院排名第一的医院工作,女儿日本知名大学毕业,女儿的学费我出资了50% 有早年堂姐夫性侵,二十年后与母亲质疑我对堂姐夫的离世表现不佳的时候,我才告知原因,母亲沉默片刻之后就“隔离”了这件事,而在场的姐姐表示堂姐和她一早知道,要我“忘了吧” 大外甥女现实层面与堂姐的链接更紧密,她们生活在一起,大外甥女乳腺癌,预后还不错。 - - - - 读「30個夢」童年 孤獨的小石頭,讀得想哭,但眼淚能憋回去,那一天我的石頭們也紛至沓來,「共時性」 我知道要修通,要告別,可如何告別,看台版「芳香療法」我知道我還「焦慮」,還有「放不開」 - - - 潮叔啊,裡還個人賢人同儕啊,如何才能完成「告別」#30個夢
0 个回答
暂无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