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事们都很 LOW,觉得其他人很肤浅,我格格不入,怎么办?

风笛风笛 · 2022-02-21 11:32
4 个回答
狼大柔
狼大柔
读书人 微信:youngmtm 知识星球“思维进化”主理人

你看同事都很low,料同事看你应如是。


先放低姿态,学习。


向他人学习,向公司学习,直到你认为再也学不到新的东西。


这时如果你觉得别人还是很low,那你大可以离开,去寻找新的起点。

2
反对
2
收藏
2022-02-26 22:45
俊-门庭深冷来者需诚
俊-门庭深冷来者需诚 @王俊俊的魔灯

你没办法停止别人的行为,你的问题也不在于停止别人的行为,而在于你自己处在一个时期,还有很多东西不懂,没想明白,最重要的是心态没有调整好,认知力不够。是你自己的心理有问题。


我这么说是因为我曾经也跟你一样经历这个阶段。


王圣人有句话:


毁誉荣辱之来,非独不以动其心,县域资之以为切磋砥砺之地。故君子无入而不自得,正以其无入而非学也。


一个人离不开周围的环境与人群,身处低谷时,难免遭到他人的轻视和毁谤。有人闻谤而怒,这样的人,永远无法获得生命体验的轻松与愉悦,而只有那些面对轻视和毁谤皆泰然的人,才能摆脱低谷之苦,在低谷中毅然保持屹立的姿态。


王阳明历经人生低谷,在面对人生的功名利禄、荣辱毁誉时,悟出了一种最佳的人生态度——“渊默”。所谓“渊默”,渊者,深远广博,心胸开阔,默者,不事浮夸,谦和有度,简而言之,就是不能杂乱心目,面对荣誉时,不要气轻意满,而是要更加“含蓄酝酿”之,至于身处低谷,面对他人的侮辱毁谤时,则要做到不生气动怒,而要有“有则改之,无则加勉”的胸怀。正如王阳明所说:“众人嚣嚣,我独默默,中心融融,自有真乐”。这就是告诉我们,只有坦然面对生活中的荣辱毁誉,才能得一世安乐泰然。


人生正如一条路,但它不是一条平坦的大道,在路途中,我们总会遇到荆棘和坎坷,难免会遭遇人生低谷。如果我们因为遭遇人生低谷便耿耿于怀、生气动怒,甚至去费尽心机打击报复,那只会让自己的心浸染世间的百般苦难。相反,选择泰然面对,却让能让人在低谷中保持淡定从容。


你的问题就在于你心中的恐惧和焦虑,对社会的抗拒和自我隔离,使你没有办法面对这个充满了误会与不美好的世界。


客观现实来说,人类的沟通,误会误解误读成本是必须的,是符合传播学和语言学的。这个内心世界、社交世界和物理世界的论文,我讲了不止3次了,总觉得大家没有听懂或是重视,这是人类社会的基本规律,基本认知,希望你们重视起来。


知道这个世界有误会,所以不敢不想不愿意说话,自己一说就被误会,别人一说就全部都是错的,这是敏锐的发现了语言与现实不符,或者不准确。这同时也是专牛角尖。


你看,专牛角尖的专字我打了错别字,但是我根本就不想改。这是一个巧合,我就用这个巧合给你举例子吧。


公众号我经常打错别字,但是我看见了也不改,我可以做到不在乎这种语言语法的错误,是因为有一天我终于明白,事实是事实,社交是社交,表达力和客观现实并不完全一样。而且我可以接受这种现象的存在。


我给你写回答,想到哪写到哪,上面的例子都是随机出现的。这就是人类的世界,全是随机的,全是充满误解的。你也许可以花10年的凝练精湛的一语道破天机,但是世界上99.99%的表达全都是“闲言碎语”,全是误解,恶意的贬低,或者是虚假的追捧,盲人摸象,全是无意义的话。


你不可能要求世界改变。人是动物,动物都是乱叫的,想叫就叫了。你说森林的鸟叫一天,我在军队野外训练,森林里的蛇,野猪,狼,被大水冲到小溪边打开的棺材,里面腐烂的尸体,溪水哗哗的声音,风吹树叶的声音,这些有什么意义?这些声音都是误解都是误读,但这才是自然。


你凭什么要求人类裸猿,这个同样垃圾的动物,发出的每个声音都有意义?


接受现实与不解释现实之间的差距,原本我以为是理想与现实的差距。但是随着我的深入学习,最后我发现是真理和恐惧的差异。这个世界上有无数人,没有我深入,没有我懂得多,但是他们传播的比我广,这是现实,现实注定是这样。但你惧怕这样的现实不敢投身社会,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你只是害怕自己失败而选择了自我隔离。


王圣人所说的渊默,就是看穿这个世界的荒唐,可以保存沉默可以虚怀若谷可以继续入世。注意是入世而不是逃避。是一种顿悟,一种极强的包容心和忍耐性,一种特别高的认知能力。

我现在走进社会,我满眼看见荒唐,看见网上无数误解误读,看见无数我以前接受不了的人、事、物、话,我都可以一笑而过。我以前肯定会说,煞笔。我现在只觉得这些声音不是煞笔,而是鸟兽虫鸣,是风高月凉,是溪水拍打棺材,是虫在吃尸体的声音。我理解他们就好像我理解鸟叫是因为求偶和无聊而已,我如果是鸟,好像除了叫也没别的娱乐可以做了,我是鸟我也叫。

如此简单而已。

你恐惧别人的声音,根本在于你接受不了这个世界,你也改变不了这个世界。别人夸你,你觉得别人夸的不对,别人损你,你觉得没损到地方,别人谈论事情你觉得你说的不对。那我问你,你生下来阳春白雪学富五车吗?你没发出过无知的声音吗?别人发出无知的声音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到底是无法接受错误还是无法接受你焦虑的内心?

你只是恐惧这个社会,没有办法坦然的行走在这个社会而已。没有办法泰然处之,没有办法接受不理想。随着你认识的越来越多,就越来越发现现实不堪,社会不堪,宇宙对人类的设定就是有不堪的一面。所以我说了很多次,人就是垃圾生物。但是很不巧,你我皆是人。生而为人很抱歉,但是你改变不了也没能力逃避,做不了野兽也当不上神灵。你只能磨练自己的心性,然后「渊默」的继续走下去。

你要相信,真理永远是真理,它不以闲言碎语而传播,但是总有人会认识真理,它靠人脑的计算和认知。而语言和社会只是表面。而你的焦虑微不足道。

我当初发现社会和人类原来如此垃圾低智商的时候,而且无法改变的时候,我也很自闭很震惊。我发现我有很多东西想表达却没有办法说出口,我看见的每一个现象都是满眼荒唐,都是谬误,人们说的每句话我都想深挖,我把自己越勒越紧。


我曾经有多极端?我看见的听见的每一个声音我都极度较真。我会对每一句廉价肤浅或是不负责的话进行深挖,分析,而且是长篇大论的阐述它有多少危害,进而扩大类比到社会。我的理论上是对的,我也借机深入的理解了社会和人性,学习了解了很多学术规律,进行了深度思考也写了成千上万字的总结,包括网络。这些都在我的电脑里这是涉及到很多知识的另一个话题了。

但是不管我对这些有多么深的认识,我改变不了别人的嘴。我也阻止不了每个纤细的悲剧。

因此我厌烦人类的声音到了病态的地步。我只喜欢不那么喜欢说话的人。我看到无数的阴暗细节,我觉得我是所有人的魔鬼,而且我一边痛苦又一边享受,我陷入虚无主义。

我最极端的时候,彻底遁入了虚无。我只渴求消失。灵感文学哲理生活,我看见高僧修禅变成石头的画面我都会生理高潮。我对黑暗的认识越来越深,只差她没有吞噬我。

我有一段半截的录音是关于因果,也是关于沉默。那时候我的激情录音又是一篇雄文,只不过我现在已经不想再听然后补写前半段了。

至于我借此状态写的其他有灵性的文章和小说,也只能以后再整理了。这些小说都是我的人生记录。


后来渐渐的,我突然认识到,我会这样盯着黑暗的一部分不放过,是因为我只盯着黑暗看。阁下凝视深渊深渊也凝视阁下。一朵花不真实吗?花和深渊一样真实。

心外无一物,一切都是你自己。

我打破自己的认知,接受误会和不美好存在的过程,其实是接受了美好存在的过程。

我开始发现这个世界美好的一面。美好的东西非常多。我开始发现很多东西我不表达不说,即使没一个人认识我,我也可以很幸福。即使全世界的人误会我,我也可以很幸福。为什么?因为全世界的人不可能误会我,想多了吧,全世界的人只有可能不认识我。如果想让全世界的人认识我,那方法只有一个,就是让全世界的人误会我,就是我要撒谎。

懂了吗?

我开始发现时世界美好的一面,是因为我接受了世界也接受了我自己,当然更重要的是因为我读的书更多了,认知更高了,思考也更深入了。所以不怕被人误会了。这涉及到心理学,社会学,哲学。你还是需要学习才能解决问题,我只能给你指路。


如果你问,那如果看到一些荒唐和错误,一些虚假的伪善,虚伪,偏差,实在太过分了怎么办?

你要知道,这个社会一直都是偏来偏去,螺旋上升的。或者压根没有上升,就是个螺旋。极端的误解和误读导致的行为,悲剧,惨剧,教训,是人类历史经久不衰也不会消退的。记住人的本质是野蛮的动物,别说你虚构的没有误会的理想国不存在,连你现在身处的文明也是随时可以崩塌的,接受吧,世界就是这样垃圾,接受了你才能爱她。


我从来不指望过可以「纠正」谬误。因为人类世界永远有谬误,永远有骗子。实际上他们真的很不堪吗?也不见得。他们只是犬儒主义和功利主义的代言人,而不同的哲学主义也是人类社会的正常现象,社会需要各种各样的人才能运作。这都是市场需求,虽然是劣质需求但也是需求。虽然夸大包装唯利是图,但社会一直都有劣质的一面,不是说它是对的,好的,而是说你要先认识到它是存在的,才能改善它。


奸商、骗子、小人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你可以在实在看不过眼的时候,和我一样写文章痛击他们。但是他们依然是世界的一部分。正如误解、贬损、误会、偏见是世界的一部分。一样的。


也就是说,

你犯罪我惩罚你。你凭着口才和平台贩卖麻药、知识和焦虑,我靠着自己的本事和能耐告诉我自己的粉丝别上当。别当真。

你夸我没夸到地方上不了解我,我笑笑不当真谦虚说谬赞了过奖了。你骂我损我,我比你更狠的骂回去。

这才是社会,才是生活,才是世间熙熙攘攘。

齐白石有一幅画,人骂我我也骂人。建议你买一副挂在床头,了解一下。


世界就是这样不公平不美好,骗人又算什么?谁没被骗过?这是客观现实。无法接受客观现实,只有两个可能。一个是认知不够强,书读少了,智慧少了。另一个是麻药打的不够多,哈哈。

接受世界,才能拥抱世界。但是我不建议大家打麻药,我建议大家清醒的解释世界,才能发现美好的一面。


我发现世界美好的一面,所以我对误解与表达看的淡了。不害怕了。我只是选择要做什么样的自己才更开心而已。众人嚣嚣我独默默,心中融融自有真乐。如果我有了钱不用再做自媒体,我势必不会再说话。过于喧嚣的孤独里,我有自己的心胸和境界,可以坦然处之。但是如果我到了需要说话的时候,该怎么说怎么说。


坦然接受这世界。




匿名用户 提问:俊俊,面对职场的隐形霸凌,我该怎么办?


因为我在单位比周围的同事优秀很多,被领导很器重,一些容易出彩的活,经常都是让我去干。这导致我被其中一些人排挤,她们结成小团体排斥我,比如他们吃饭不叫我,留我一个人,有了什么事情也不会提前和我说,一起聊天的时候对我很冷漠,不搭我话,我心里很难受,请问我应该怎么调节?而且我的工作有时候也需要和他们协作,他们这样排挤我,客观上也会影响我工作的展开,我不知道怎么解开这个死结。


俊俊:

不遭人妒是庸才,心高气傲很正常。这是一个认识到大多数人就是垃圾的好机会,应该感到开心,毕竟大多数人一辈子也没这样的机会和见识。

嫉妒别人是最有毒的情绪和罪孽,但是反过来被人嫉妒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妙的体验之一,我隔三差五都会去老评论区,看一看那些嫉妒我的人阴阳怪气的样子,看他们试图拉低我却无可奈何的样子,心里清楚自己比他们优秀的多,优秀到他们没办法忍受必须要扭曲自己的灵魂才能平息这股怨恨。这难道不爽吗?看他们发怒,发狂,阴阳怪气,话里带话,刻意逃避冷落,我就知道我又赢了。

死结?什么死结?死结在他们心里,关我屁事。


你想一想,打沙盒游戏杀到对面无计可施,只能骂娘,你是高兴还是愤怒?你当然是高兴,他越是骂越是证明除了骂之外,他只能骂,因为不堪忍受骂自己无能,所以试图通过贬低你,来缓解。但这明显引起认知失调,因为现实里你杀得他片甲不留,所以扭曲的只是他。这种时候你就应该笑才对。

你的问题,就是仍旧把他们当同事,却没有学会把他们敌人,摧毁他们,碾碎他们,操作他们。


因为你既没有魅力让他们敬佩,也没有手段让他们喜爱或者害怕,更没有魄力让他们屈服,因为你不够自信,不够优秀。

来,我和你讲。

首先,被排挤最重要的,就是不要否认自己的价值——除非自己确实有不对,不讲卫生,贪小便宜,等等。

如果自己没有做错什么,那就是排挤你的人不对,要么听信谗言,刻板印象,要么故意为之。


再来,利益相关的排挤,比如职场,就是零和博弈。

你牛逼了,别人就得喝稀饭。让人家心甘情愿喝稀饭,你做了什么努力?是足够有魅力有亲和力,是偶尔也照顾别人的利益或者感受,还是你只是单纯的显摆自己牛逼,那对不起,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就活该受排挤。


其三,什么叫群体性冷落。

什么叫冷落?冷落就是权力的失衡,无法调节,只有靠冷暴力的形式,来夺回权力。

你和同事是平级,你们的权力不平衡,人家现在就采取这种方式,让权力结构重新回归平衡,仅此而已。

你觉得,这不公平,他们故意的,你就是强,就是优秀,就是应该比他们更有权力——你只对了一半,因为你不够强,没有强到让对方投降;也不够水,不够温柔,让人家心服口服。

上善若水任方圆,利万物而不争,没做到。实力碾压吊打一切,远远把他们甩在身后,你也没做到。

既然没做到,那就应该受尘世的苦,很公平。

我初中(两个学校)和大学都被不同程度孤立过,但是初中和大学也都不同程度成为过焦点明星,学神。在部队也被孤立过,但也混成过风云人物。工作的时候也被孤立过,解决方法很简单后来我就选择不工作了。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该在学校和打工浪费那么多时间可惜千金难买早知道。

对待排挤,最有效的方法,走。

上策,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不要试图鹤立鸡群,要离开那群鸡。

这地方太垃圾,周围的人不在一个水平,根本配不上自己。多数人根本就没资格同自己共事。

我以前在上班的地方被排挤,结果我花了几年就赚到他们20年的工资,现在经常有人想重新认识我,你觉得我还会回头看吗?

这些我之前都写过的。

想走,很简单,足够拼命就可以。在学校,跳级,考重点大学,尽快毕业。在工作单位,努力跳槽去更大的公司,或者自己出去干。

问题是,你能吗?你敢吗?你付出过努力吗?

如果你只想留在原地祈祷一切都变好,说明你也不过如此,和其他人一样安于现状,只不过稍微出众一点罢了。

中策,玩。

政治和权力的游戏,其实非常简单。你玩的转吗?

跟领导搞好关系,赋予你更大的生杀大权,或者弄清楚他们的小团体到底是个什么结构,操控人心逐个击破,或者低头,认怂,装傻,搞好关系。

我在部队被排挤的时候,走又走不了,那就陪他们玩玩人情世故,玩着玩着我就成了最屌的兵,第一年新兵人称副连长,别人早上五点紧急集合我睡大觉,别人干活我在旁边打牌,当初欺负我的排长,现在被我一个第一年的新兵屌,我见他一次屌他一次,屁都不敢放一个。完事儿我还能吹牛逼,我本寡淡之人,不想玩这一套,是你先动手的,现在别怪我不客气。

怎么玩的,思考,揣摩人心,投人所好,努力做事,有目标的做事,逐步获取人际关系影响力和话语权,成为群体里举足轻重的人物,这就叫郑智斗争。看一看《半泽直树》,虽然是个爽剧,但是看一看啥叫魅力和魄力。

够不够幽默,能不能承担责任,害不害怕与人接触,有没有魄力去面对失败。

往大了说,懂人心社会的规律,往小了说,学会揣摩人际关系,认清自我找到自信。

敢玩,玩的转,与人斗其乐无穷也。

下策,走不敢走,玩不敢玩,认怂又不甘心,心高气傲又难受,只能耗着。自怜自悯自视清高,却解决不了最基本的人情世故和烦恼。不反思自己的不足,不懂政治不懂社交,来龙去脉搞不清楚,人家一点小手段就把你搞成死结了,只有情绪感受困境,却没有理性思考解决问题了,说明,你也就这水平了,遇到伯乐你能跑几步,遇不到伯乐你就废了。

虽然,大家都知道,我巨讨厌网上天天情商情商的,巨傻逼,但是,高情商回复,暖她一整天。


最后,老调重弹,人啊,多是垃圾。"我年纪越大,就越觉得那些心理阴暗,一肚子心计,满脑子阴谋论的人,是因为智力不够。" ​

所以问题来了,面对大多数人智力不足的这个现实世界,你要如何处理?如何面对和生存?

天天念叨别人智力不足,却不思考对策,同样是自怜自艾,也是人性愚蠢的一种罢了。

总体来说不论是孤立还是popular都有经历,在我心里其实都没有啥意思,无所谓。

如果一定要选我选择被孤立,因为其他人都很麻烦,而且离开学校以后我也记不住几个,他们的视角和命运都是定好的,根本懒的解释那么多东西。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如果你觉得被孤立是让你难受的事情,相信我,在群体里你也好不到哪去。问题根本就不在于你是被孤立还是被接纳,而在于你根本不知道你是谁你能做什么你该做什么以及所谓的社交大部分时候不过就是一场游戏,甚至是有游戏攻略的那种。这种游戏玩几次就让人发腻,如果你不觉得腻那说明你不聪明。


你理想的那世界,以前没有,以后也不会存在。如果你足够努力足够幸运,也许还能拥有一些难能可贵的美好,否则,你就只能在这个地狱里沉沦。 其实我也曾经和你一样,觉得很多事情不公平,不合理,我不想解决这个问题,我只想“它”奇迹般的一下变好,变成我理想的那个样子。但是经历的多了,思想就变了。 比如那些刚到25岁就已经做好独身觉悟的人,虽然可以说很聪明很有主见对人性和社会都有洞见,但邂逅爱情的时候依然会手忙脚乱,感到孤独的时候依然会动摇。可也许四十岁之后,就会成熟稳重很多。 同样的人生规划,因为年龄不同,所以体会的深度也不同,这可以算作沉淀内化的过程吧。 其他的道理,知识,思想也都是一样,和聪明无关,有时候我们差的是时间和经历,是经验。 年轻就是这样。非要有一番经历。


当你啥也不懂啥也没经历的时候随便一个啥事就能击溃你。因为你不懂——

这个世界值得在乎的事情,真的不多。



2
反对
评论
收藏
2022-02-22 18:07
快跑!忍者猫
快跑!忍者猫

其实他们都是喽比,你只要当他们是小孩子迁就他们就行了

赞同
反对
评论
收藏
2022-03-13 22:37
南丞
南丞
Web 开发者,热爱开源,Linux脑残粉,代码洁癖患者。 国服最烂PHPer, 人体描边艺术家, 废话扯淡专家

没能力特立独行 那就想办法融入

赞同
反对
评论
收藏
2022-03-02 2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