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律师,看了你的十年视频,很感动。能说说你的爱情故事吗?

该用户已注销该用户已注销 · 2021-11-19 15:53
1 个回答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提供全领域法律服务;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提供法财税人全站企业服务与商业顾问咨询WX13048859684
感谢提问。 可以喊我球球律师。 这真是一个好问题。我想了想,用文字🧩,拼图回忆我与他的故事吧。 写于2018年5月17日·经济学硕士统考前 还有三天就考试了。熨平紧张的竟然是脑海里不时冒出的那次车祸的记忆。为啥? 车祸发生在在劳动节的前一天。走路上班时,就突然被左边驶来的车辆绞了右脚踝。至今,右脚踝的凸起总与左脚不同,看上去像个小山丘。开骨缝针的线形,像蜿蜒小径,匍匐在脚踝最高点。嘿,你作为一个线头余留部队,嘚瑟啥呢~ 车祸前,我还哼着小曲,那天阳光特别刺眼。从左边的路转弯去右边躲凉,大概是那两年最追悔的决定啦。一个不留神,就成了司机视野盲区的牺牲品。哎哟,还好小命尚在。后面不久,便从那个城中村里搬了出去。 住院啊,隔壁VIP房的奶奶被转入重症监护室,垂涎那间独立病房良久的我,立马收拾着住了进去。房间倒是不小,只是人被局限于病床,其实对空间的需求并不太大。 要说会不会更安静,这恐怕就是奢侈咯。医院里头各类推销混杂。骨科尤甚。除了那些年美团未发迹而被图美食物糟心的小外卖支配的恐惧,剩余的大部分推销都是索赔打官司。我这样的,属于卖相极好的客户。 幸运的是,没有因为这些利益,让自己陷入更大的伤痛。从头至尾,都没真正往法律方面行动过。可能是坚信自己年轻,所以无所不能,也就不害怕打击了。 也是奇怪,车祸当晚,老妈电话家常,在空旷的骨科大堂,我们隔着电话线哭着诉说与倾听。只是关于这场车祸,大概是一年后的春节,坐在家里的沙发上,我幽幽的说起来。竟也不知道,我离家后的多少个日夜,母亲是在心疼与难过中渡过。 终于出院了,隔了三个月,终于可以扔了拐杖。终于得去面对赔付。过程啊,也蛮尴尬了。在保险公司的会客厅里,车主的保险负责人对着我大声呵斥,主要还是看到那份伤残鉴定未达到十级(到级赔偿金翻倍,级别越高总金额越高),加上我们统共就两人的弱鸡阵势。也许那么多年以前,我是能言善辩的,在那一刻,我才深切的感受到在异乡,生活在当下。梦不是不美,只是逐梦,是真的苦。面对保险经理的咆哮与恐吓。我没有忍住,泪流满面,无法言语。只是从此很多年,对内地的保险从业者的阴影面积陡增,心不能自已。 一切还好,经历成全了成长。 我的他,与我经历了一次微型生存挑战赛, 我的朋友,为我每日送饭, 我的准父母,千里前来照料、鼓励, 而我,经历这些之后,学着放慢脚步,学着同理心,学着不那么年轻不那么不可一世。 生活里可以抱怨的部分真的太多了,可是吐槽结束,还得直面现实嘛。得去看书了。毕竟,拿车祸换来的人生第一桶金,报名这个研究生班学习。怎么说,也得攫取这个阶段性的果实吧?
1
反对
评论
收藏
2021-12-15 09: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