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才能逃离现代消费主义和互联网社交媒体的诱惑,找到内心的充实?

风笛风笛 · 2022-02-21 11:32
2 个回答
俊-门庭深冷来者需诚
俊-门庭深冷来者需诚 @王俊俊的魔灯

今天聚焦这一部分是——关于互联网科技和资本主义结合后,所创造出来的这个所谓【社交网络】,对人类个体以及整个社会所带来的负面影响。


一、

对于互联网,我在自己对社会观察的记录里最简短的概况就是:


科技在极速发展,社会制度在缓慢发展,局势在左右摇摆螺旋上升,没有发展,而人性不仅没有发展,反而在堕落。


要认同这一现状,我们必须学会且承认涂尔干的理论,就是社会变迁会影响个人的行为。


而随着人们行为路径的改变,又会反过来影响社会趋势。在这个理论中,我最爱用的例子就是,连环杀人犯。


在工业社会中早期,受压抑的连环杀人犯,都采取蛰伏的策略,以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时间来间续作案,通常都是忍不住了,就好像瘾来了,必须要杀一个人。作案一次后得到满足和舒缓,随后可以长时间——几周几个月甚至几年不作案,直到下一次杀人的瘾再发作。因为破案相关科技不发达,加上这种较为隐蔽的作案手法,所以他们可以多次作案而不被抓。比如最近几年才抓到的某国内著名案件,他最后一次作案是2002年,被抓是2016年。


而到了2010年之后,就少有连环杀人犯了。相反,一次性杀死多人,街头报复社会,同归于尽,甚至在人群密集的音乐节、酒吧、教堂用枪扫射的疯狂案件,在世界各地都开始变得多起来。前年甚至还看了一场甚至直播杀人过程。


是什么让杀人犯们改变了方式?


答案是社会的变化不仅影响了杀人犯的行为,其实也改变了每一个人的行为。

无可置疑,社会正在变化,而且越来越快。在科技发展缓慢的中世纪,人们的生活方式几乎是没有变化的。而如今,人们的生活方式每3年5年,就有新的改变。


尤其是在城市里,从2000年,到2020年,仅仅20年,已经是完全不同的生活方式和节奏了。


如果你是1960年生人,今年60岁,那么你见证的就是一场巨变,真真正正的沧海桑田。这不过这沧海桑田,基本都是在网上,在科技上。如果你是2020年出生,那么你出生就是一个互联网新世界。


从某些角度来讲,1960年出生的城市人,和2020年出生的城市人,压根就是两种人,代沟可能比太平洋还宽。

 

那么,这种社会变化对人们造成的影响,有没有负面存在?


当然是有的。


《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开篇就提到,如今的科技发展,是存在某种问题的。科技发展的背后,显然是有某种道德隐患的。


无论是自然发展所酝酿的危机,又或者是人为的道德隐患,它势必促成一场社会危机,会造成巨大的可怕的后果。


然而,因为我们在一个最新的世界,面临的最新的问题和隐患,所以这个隐患,甚至没有一个名字。


(这也是之前我那本《这个世界的bug》没有写完的原因之一,它太新了,涉及太多方面,不好全面总结。我虽然在两三年前就列好了大纲,每个章节都对应一个环节,但在后续的写作中,不断的查询各个领域的资料和书籍,从而不断的有新的认识,有时候比原本设想的更广更深,有时候甚至推翻了之前的想法。


所以,这是一个没有权威定义的,没有名字的问题和隐患,是一个巨大的网,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总结全貌,而我正热衷于窥见每一个角落。


不过,我们今天先不聊这么大,聊的大就容易聊的空。大而空疏,不是好词。我们今天只谈这个单独的话题:互联网科技。)

 

二、


借着《监视资本主义:智能陷阱》这部纪录片,我们看到主角其实试图做出改革的,并且获得了很多IT同行、公司内部员工的支持。但这个改革方案,几乎是一夜之间就被勒令叫停了。


毕竟,资本家的权利要比改革者的多。

 

这个纪录片,可以看做是改革失败数年后的一次揭露。

 

他首先揭露了一个令人震惊现象,我们的生活被互联网影响和控制,而控制互联网的,其实只有寥寥数人。


30个程序员,决定20亿人的态度,这个对比实在令人惊讶。

 

比较大的社交媒体平台,通过主页影响目标网民。

而要影响网民,首先要做到三件事。

第一,获取吸引力

第二,贩卖确定性

第三,确定性需要大数据支撑

 

为了更好的达到目的,公司开始监视窃取用户隐私。今年上半年,在公众号,写过《隐私大盗》,聚焦著名的脸书隐私事件罚款问题。


而在国内,其实也闹过这一出戏,关于用户的隐私,使用霸王协议,不同意不给用。


而面对这样不公平的霸王条款,人们就这么用了,根本没有反抗,连抗议都几乎称不上有。


人们,就是这样,迫不及待的要进入互联网,哪怕明知道它的危害,明知道它在侵犯隐私。


像我这样从来不用抖音和快手,以及如果不是为了赚钱,微博和知乎也不会用的人,可能越来越少。相反无数的人,正在毫无意识的进入互联网,社交媒体。


就像石油期货一样,互联网公司卖的是人类期货。用户是一种商品,正在被贩卖。


公司不止监控人们看了什么,而且监控你看了多久,精确到秒。他们知道你抑郁,知道你孤独,知道你的一切秘密。但他们不是为了帮你,而是为了把你卖掉赚钱。上万亿美元。

 

你内向外向,你的性格,不仅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电影,甚至你喜欢看什么类型的小电影。他们知道你凌晨几点看了你的前男友/女友,还知道你看了多久。我们说的不是抽象的,而是字面意义上的。真的存在一个电脑以及上面的软件在监控这些数据。而这些数据,我们的私人信息,是真实的、字面意义上的,存在于某个机房的硬盘里。无人看管,只有程序。

 

很多人误会的以为公司只是在卖我们的数据,其实他们是在存储,然后利用这些数据建立模型。谁建立更好的模型,谁就赢了。

 

基于这些数据和模型,公司比你更了解你的人格。你点过的每一个赞,认真读过的每一篇文章,都会化身为血肉,通过网线在另一端组成一个你的克隆娃娃人,就好像巫毒扎小人一样。根据你的模型,电脑会决定你身上的针,该扎在哪里。


甚至你阅读到最后会变慢的习惯,都会成为他们眼中放广告的好时机。他们可以通过预判,来预测你的行为,精准,并且反复测试。根据预测,他们可以精准投放你喜欢的视频,什么样的电影可以刺激你的情感,什么东西能击中你,能获取你的注意力,能引导你的思维,导向一种确定的结果。

 

公司有三个指标

一个是延长你的使用时间

一个是让你不断的拉新人加入

一个是广告目标,确定你的行为符合预期并给你投放有效的广告


也就是前面说的,贩卖确定性。


每一个目标都有一种算法,然后由程序驱动。最可怕的是他们可以调控这些算法,今天想多挣点钱,就把广告算法调一下;今天想多吸引点韩国用户,就把算法调高一点。人是商品,是被调控的数字。


我们创立了全球整整一代人,他们的背景,成长环境,社交空间,文化的意义,就是傀儡。我们参与的每件事,背后都有操控和欺骗的影子。

 


三、行为劝服


要改编一个人的行为,把他塑造成更好的商品,需要修改用户的行为路径。

我们前面提到的社会变换影响人的行为变化,可以说是被动的。


而公司对人的改变,是主动的。


第一个方法,正积极强化


不仅是奖励,更绝的是随机性奖励,像赌博老虎机一样。


赌博为什么让人上瘾?


人类的社交以及虚构的能力,是人类进化最重要的一环。所以就是赌博这种随机性奖励,简直就是针对人类设计的bug。赌瘾是一种精神疾病,人在赌博的时候大脑内会产生一种叫做“内啡肽”的物质,它会让人产生愉悦感,渐渐地人就对赌博产生依赖,这感觉能使人上瘾,一般来说,当一个人嗜赌成性的程度越重,内啡肽的分泌就会处在越高水平,这些病人如吸了毒品一样。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关于赌博的论文。而其实上网,很多方面和赌博是一样的。


很多时候,我们打开手机,就是一种赌博。刷社交网络和新闻,其实就是寻找奖励。这也是为什么 ,那些肤浅的科普、简单的方法论、有毒的鸡汤、无聊的爽文等等中低质量的网络内容,极具传播力。反之越有深度,越需要成本的内容,除非有巨大的推力,否则越是难以传播。很简单,因为大多数人不觉得这是奖励,而觉得这是惩罚。


长期上网之后,上网这件事就会在你的大脑根部,植入一个潜意识行为,无意识决策。


形成一个习惯。你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你就已经打开手机了。

纪录片在这个地方,提出了一个名词叫:增长量黑客学。


也就是他们就在研究如何黑进你的内心,操控你的行为,甚至发展成一门学问。


你是不是感觉自己像小白鼠?

实际上,你就是一个小白鼠。


他们会做很多小规模实验,然后再把成功的实验扩大化。


而他们的成功,就是把用户变成傀儡,赚钱的机器,用人类的脆弱和缺陷赚钱。

 

四、科技的进步


没有人会说自行车的发明给我们造成了不好的影响,每个人都喜欢自行车。自行车是工具。而社交媒体并不是。并不全是。


它会对你有所求,会压榨你,会让你成瘾、会有各种各样的反应,而不是一个安静的工具。


自行车没有目标,你的目的地就是自行车的目的地。


但社交媒体,它有自己的目标,而且会利用你的心理去完成自己的目标。


你在玩它的时候也在被它玩,它不是工具,你才是工具。


城市生活其实是一种抽象生活,也是一种隐姓埋名的生活。人们确实保持联系,但不是以一种独立完整的人格出现,而是作为经济消费功能的化身出现。

(此处,必须要提到梭罗的《瓦尔登湖》:人们已经沦为他们工具的工具。这句话写于1847年,那个时候没有互联网,只有早期的资本主义和工业化社会,然而一些有远见有智慧的人,已经提出了人们正在成为金钱和物质的工具的看法。而如今的互联网与资本主义的结合,无疑正在加剧的把人们变成工具。所以哲学家能领先世界一两百年,并不是一句空话大话。)

 

只有两个行业把客人叫做“使用者”,毒品和社交媒体。高管自己造的软件,自己都忍不住刷,自己造了一个把自己当成猎物的机器,后来不得不写程序来让自己戒瘾。


所以,就算知道这些原理,一旦沾染互联网,哪怕是制造者自己,也没办法控制。

 

人的本能在控制行为,而互联网很多APP瞄准的就是人的本能。社交媒体其实就是毒品,它满足我们的生物学系统,直接影响我们的多巴胺,原理上很多地方就和毒品一样。我们几百万年进化出的缺陷,都被社交媒体拿去设计利用。它只是快感和刺激度没有赌博那么高而已,但原理是互通的——如果你经常上黄色网站,刺激和快感也很高,也很难戒除。

 

最恐怖的,是它在毁掉我们原本正常生活,本然生活的能力和习惯。拿掉手机,你发现自己已经不会生活了(如果你是2010年前后出生的城市人,那你甚至不知道没有互联网之前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的!)


纪录片中,使用了一个上锁的盒子,给手机倒计时上锁。作为一个赌局,看看青春期的孩子能不能一周不使用手机。最终,这个孩子经不起诱惑,把盒子砸烂了,报复性的刷了一整个晚上。所以互联网不仅仅是生活方式,它改变孩子们的习惯和价值观。


我们需要进化到一万个人关注我们,看我们吗?看我们的一举一动?


我们需要每隔几分钟就获得一次社交认可,短期信号吗


我们需要被放进一个陌生的上亿人的网络环境里,接受它的复杂化吗?

 

我们的价值观被改造成短期的认可无论多肤浅廉价,只是因为空虚,而被社交媒体趁虚而入。


空虚的时候,手边正好有个手机来填补,于是没有任何余地的,互联网让人越来越空虚肤浅。当然,虽然大部分人原本就空虚肤浅,但这并不是给社交媒体洗地的借口。


美国研究表明,1996年后出生的一整代人更加容易抑郁,更脆弱。新一代人们处理情绪的能力无疑正在退化。


一切都是技术革命,从1960年至今,计算机的能力增长了几亿倍。没有任何东西的增长速度可以与之媲美。其他的一切与之相比都微不足道。人类的大脑?根本没有任何进化,不退化就不错了。人类的生物机制,这一套系统,基本不可能再有变化了。(除了未来的生物和基因工程改造)


所以,人类的大脑如果作为一个计算机硬件,加上一套算法来看,现在手机以及手机背后公司的一套算法,人脑电脑,面对面,谁会赢?


谁在操作谁?


手机不是你的工具,你才是工具人。


如我开篇所说,科技在极速发展,社会制度在缓慢发展,局势在左右摇摆螺旋上升,没有发展,而人性不仅没有发展,反而在堕落。


你以为人工智能毁灭世界,就是控制核弹,造出终结者或者奥创这样的机器人吗?物理灭绝人类?需要复仇者联盟来战胜?


人工智能实际上已经在操纵世界了。不需要物理灭绝人类。谷歌这样的大公司,有一些超级大的房间,里面放着你一眼看不到边的计算机,互相连接着,然后运算着。基本上网络世界,就是被这些你不知道在哪的超级计算机操纵的。而网络世界在真实世界的占比,已经大到不可想象了。算法其实就是内嵌在代码里的观点,是有目标性的,而不是客观的。算法不是为人类服务的,而是为公司服务的。公司甚至有时候不为了赚钱,也丝毫不顾不良社会影响。


如果你想进入下一个热潮行业,那就是机器学习。给计算机一个目标,它会自动学习如何完成它。无情的,不计代价的,迅速的。它是一台会自动改变的“智能”,哪怕最初它是人写出来的。


很多公司管理者自己都无法预测计算机的行动,他们只知道计算机在帮助自己完成盈利的目标。计算机掌握着人类的信息数据,但却不被人类掌握,而是自主运行着。


计算机和媒体为了拉住用户,会没有下限的发送各种各样的新闻或者消息。譬如一件谋杀案火了,马上就会有十件同类型恶性犯罪被曝光。它们只是不停的,抓住你的注意力。


政治,八卦,恐慌,娱乐,色情,游戏,刺激,视频,你像一个傀儡一样,把自己的时间全部拿去让它操纵。它丝毫不担心这些东西对你造成的影响,对你的身体,行为,习惯和思想。给你灌输的意识形态,人际三观。


它,就是操弄你,测试你,用信息流奖励诱惑你,然后赚钱,就这么简单。

甚至它背后都没有一个人来主动针对你,而全部都是有目标的程序而已。这才是最可怕的。

 

社会变得极端化,激进化,两极分化,愤怒化,急功近利,空虚迷茫。。。而这一切的原因,只是因为技术已经接近了人类的智慧并即将超越。技术何时全面反过来掌管人类还不知道,但是技术已经掌控了人类的弱点和bug,这是确定的。


很多人始终意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没有一个明确的界限。就好像之前我举过一个例子,吸烟的人总说戒烟难,但是一旦你告诉他得了肺癌,十个有九个都会立刻戒烟。好像戒烟一瞬间变得也没那么难了。很多时候人就是这样,没有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他们喜欢在细枝末节上争吵,喜欢维护看上去有道理的观点,喜欢强调进步和发展的一面。进步和发展当然可喜可贺,但那些阴暗面却不该被忽视。


社会改变对人的改变是巨大的,不可忽视的。不是一两句话就能洗地的。洗地是因为他们原本就不关心这些问题,也没能力关心,也没知识去认识问题。毕竟这是一个全新的而且正在发生的,没有办法以全貌来下定义的问题,它的矛盾也是发展运动中的——所有模糊的没有明确定义的事情,都给人做文章的空间。很多时候我们一次只能讲清事物的一个部分或者一个面。讲科技发展带来的便利,就会忽视科技发展带来的负面。


但记住,无论有多少正面,负面存在就无法抹除。同样,正面也无法抹除。事物的发展就是运动的,需要辩证的去看问题。

 

社交媒体正在伤害人类的天性,多个角度多个层次的。就好像前几天关于外卖骑手的深层次报道一样,那只是一个角。但这个角,就覆盖了700万骑手。我为什么强烈推荐那篇报道,以及马逆的后续跟进节目,是因为它们真的是难得一见的又好又深刻的揭露了社会正在发生什么的媒体报道。


谷歌公司,会根据不同城市大部分人的观点,推送给他们喜欢看的内容。


比如:

你在某些城市,谷歌气候变化,谷歌会跳出来,气候变化危机是骗局。


然后你换个城市换个电脑,搜索气候变化,第一条结果就变为:气候变化危机正在破坏自然环境。


你得到的结果,你检索的资料信息,取决于你所在的城市大部分人的观点,取决于大部分人想看到什么,而不取决于真相。


你想看到什么,他们就给你看什么。

 

现在搞市场下沉。什么叫市场下沉?很简单,两句话说清楚:


低素质,低收入,低学历的人,总体来说更多,也更好骗,更好激起他们的喜怒哀乐——更容易操弄他们。


所以,内容要下沉,要肤浅,要满足这一类人群。要给他们想看到的东西。


至于那些高水准的内容,和高水准的需求,以及这背后的一系列人群,你们爱咋咋滴,不爽就滚回家玩泥巴去——因为公司是资本家创立的,所以基本上互联网就是资本家的,而不是在乎好的、深的、对的、有益的,只在乎,赚钱的,比烂的。


市场下沉需要举例子吗?不需要了吧?

 

最好笑最讽刺的地方是,有很大一部分低素质低认知的人群,也不在乎市场下不下沉。它们反而赞成市场下沉,鼓吹市场变化。它们热衷娱乐,热爱肤浅的虚幻的刺激性的一切内容,并为其合理性找一切道德、政治上的理由。它们不在乎世界危机,不在乎社会癌症病入膏肓饮鸩止渴等等长远的担忧,它们只在乎,今天爽不爽。你说的话有没有让我爽。你有没有哄我开心。它们是市场下沉是算法的理想用户、目标用户。


反过来,一切娱乐社交媒体也是它们的最爱。

 

深层次的好内容,在原本就自带的距离感、学习成本、舆论的抹黑,人类天性的好逸恶劳、好喜不好忧的特点,在这些因素的合力推动下,这些好内容渐渐都被埋没了,消失于网络中。


人有百样,所以各个领域高水平的人不一定是符合道德标准的人。而高水平的内容,从一开始就不是它们在乎的,能企及的,能理解的东西,所以它们从来就没在乎过。无论这些东西怎么样保护、滋润它们,怎样维系文明,它们也不在乎。网络世界,最终属于数量庞大的乌合之众,这一点毋庸置疑。


我一直觉得【当愚昧是主流,清醒就是犯罪】这句话不够好。

应该把当和就两个字去掉。

俊9.22

 

市场下沉,内容下滑,平台变水,恶意广告,精准投放,娱乐至死,乌合之众,这些正在发生的现象,需要举例子吗?不需要吧。这些现象并没有全面爆发,但也足够触目惊心。很多人没意识到,是因为除非刀架在脖子上否则他们没能力意识到。


还有一些人意识不到,是因为他们被算法骗了,没有关注到很多触目惊心的东西。没有机会深入观察反思。


如果这些现象的存在都不重视,或者都不承认的话,就没必要和我交流了,那等于假装看不见房间里的大象。首先,不承认问题的人要么是装傻,要么是懦弱而选择自欺欺人的不去面对,也就是所谓的非蠢即坏,这就没有交流的必要了。


不要说独立思考,一千个人里难得有一个具备独立思考的能力。一百个人里甚至都没有几个人具有这种独立思考的机会和潜力。


比楚门的世界更可怕的,是有数不清的人,心甘情愿的活在楚门的世界。而它们的世界并没有一个大棚子和我们隔离开。所以小心,它们会一直来碰撞摩擦。网上对喷根本不算事,不拿刀砍人就不错了。记得之前详细写过《舆论》《社会性动物》,也推荐过这两本书。当事实太多时,人们就失去了客观思考的能力,只是被新闻和信息驱使操控的工具。

 

我们生活在一个之前从未存在过得世界,历史的新阶段,人性的缺点第一次被这样大规模的利用。人类社会也第一次如此分裂极端。前所未有的新时代。


每一个在网上试图观察,反思的人,一开始都会遇到一个问题,人怎么可以这么蠢?震惊,难以置信,是真的愿意去相信,很多人选择了不相信。


但事实就是,人是有弱点的,天性机制被利用后,就是如此。原本没这么蠢,被互联网和手机驯化后也开始变蠢了。


还有很多人觉得,网上很多人缺少大量的信息就做了判断,它们怎么可以忽视这么多信息?


事实就是,它们真的没看见那些信息。互联网太大了,让人难以看见全貌。

同时太坏了,它简直就是故意激起人们的极端化。


最后,人们原本就喜欢对自己并不了解的事发表观点和评论。


美国自从特朗普以来,政治新闻成为全球热点(全球免费戏院),美国的个人政治观念,分裂程度达到了历史最高。而社交媒体,是主犯之一。


社交媒体可以让美国人相信地球是平的,相信疫苗是有毒的。很多人觉得这么蠢的违反常识的想法,也有人信?事实上算法在变得更聪明,以至于真实数量多到你不敢想象。


很多人觉得,这些人信就信了,和自己无关。其实这就是没搞懂细枝末节和背后大问题的联系。全世界的社交媒体,都在更新算法,而他们是如此成功庞大,就算你不用互联网,你也不摆脱它的影响。它是新时代毒品,而且它的用户已经普及到绝大部分人。


早晚有一天,你也会被劝服,相信一个完全虚假错误的事,而且你还不知道自己错了。这和你够不够有联系?


人类行为都是一样的,上坡很难,下破滑滑梯。


社交媒体就是一个故意把下坡路放在你面前诱惑你,故意把上坡的,学习成本的,对你有益的东西弄得很难。最终你只能选那个下坡路。


不是因为你蠢到无可救药,而是因为你被针对性的利用操纵了。


你以为互联网公司只是做一些常规性的广告赚钱,无害的,你就太天真了。虚假医疗信息,虚假广告,制造焦虑等等这些不提。灰色产业,赌博,菠菜,色情,诈骗,犯罪等等各种东西,数不胜数。


很难想象吧,你的每一次上网,社交媒体互动,不经意间的点赞,其实都害得有人走向极端,有人被诈骗。两者之间居然存在联系?


是的,它们有联系,网络的力量之强,之复杂,超乎人的想象。只能说道可道,非常道。


特朗普说一句喝消毒水可以治新冠肺炎,就有十几个纽约人喝消毒水住院、死亡。美国这半年的花样新闻,丑态毕露的滑稽戏码,已经超出承受能力,甚至超出想象力。多到什么程度?多到网上的段子手都累了,都跟不上了,追不动了。


社交媒体会把人们变得极端化,还会让他们相信阴谋,有些美国人至今觉得新冠是阴谋。新冠病毒再快,也快不过互联网的传播速度。


特朗普为什么要推特治国?是因为好用,方便操控美国人,还是因为特朗普很潮?


在中东一些寡头,利用脸书制造屠杀和战争,造成几百万人流离失所。对你没看错,就是利用社交媒体去影响人。与这比起来,是不是觉得杀猪盘突然变的小儿科了。


再举个敏感的例子,还记得去年美国是怎么利用社交媒体挑逗小渔村废独闹事的吗?闹多大事?闹了多久?

 

如果还不信,就真的没话可说了。

 

五、未来


现在有一种新的理论非常流行。人们相信未来,每个人都只是一个单独的体验单元。而计算机会变成一个超级大脑,来分配人类资源,互相分享体验。


我第一次看到这个理论是2018年。


如今的世界,依然还有真相。互联网没有真相,只有观点,极端的愚蠢的,但是最终还是有些人能接触到真相。


然而到了那个新时代,真相不再存在,没有人能接触到真相,没有人能接触到自己生命体验之外的东西,每个人都被按照特定的目标洗脑,然后变成一个信息收集器,收集信息之后上传回主脑。你不重要,主脑才重要。


到了那个时候,人生就是一段被设计好的程序。


如今拿着手机的人,很难想象,我就玩个手机,我还要为世界末日负责?很多看到社会发展便利的人,觉得技术无罪啊,为什么技术就一定是针对人群弱点的?


技术确实无罪的,只是如今的技术和资本和政治,和林林总总所有的元素互相影响,最终确实引起一些现象,这些现象的背后,是社会最黑暗的一面。而它正在发展壮大。


像开头所说,这个危机,连名字都没有。它是新的,正在发生的。但它确确实实存在。如果任由它发展,最终会酿成悲剧,就好像资本主义的发展引发世界大战一样。而且,最重要的是,现在没有一个好的办法去解决它。孤独,分歧,冷漠,疏离,肤浅,极端,这些难以自愈的社会问题。


如果你不知道你在黑客帝国的矩阵中,你怎么从矩阵中醒来?


现在的技术发展很多方面都是好的,我很感恩便利的技术,不仅好用而且真真实实的给我提供了学习渠道,娱乐交友平台。


如果不是互联网,如果没有社交媒体,我学习进步没有这么快,也会少认识很多朋友。但现在的商业模式,目标,习惯,市场,是错的。


我并没有觉得技术都是坏的,一切都很悲观--我确实相信未来不会好,我很喜欢赛博朋克。但目前来说,我并不觉得技术进步都是邪恶的,商业资本都是该死的。我只是觉得市场需要管控。


是不是一个资本公司亿万富翁的利益,真的大过人民的利益?我们的环境社会恶化,难道就是为了给资本家积累财富?


无节制的欲望,和无节制的自我认同,无节制的媚俗,和无节制的道德滑坡,最后引发灾难,只看是谁运气不好背黑锅。这就是网络时代在加速的东西。


其实人类社会一直这样,只是网络让其加速一百倍。如果一些事情不改变,社会会继续恶化下去,互联网会继续下沉,政治会更加极端,恶性事件会越来越多,奇葩新闻会越来越多,自然环境也会越来越恶劣。人类会幡然醒悟吗?


人们上网应该意识到,自己不是客户而是工具,自己的时间和注意力,是宝贵的财富,社交媒体正在利用注意力作为一种资源去开采贩卖

你的注意力原本应该用来让你自己变得更好,而不是拿去刷社交媒体网络。


字数限制不够了,剩下的可在我知识星球查看

2
反对
评论
收藏
2022-02-22 16:20
俊-门庭深冷来者需诚
俊-门庭深冷来者需诚 @王俊俊的魔灯


很简单。

后现代社会消费主义的秘诀,就是它让你认为享乐是一种责任,放纵是一种奇怪的变态的奖励。而你必须要奖励你自己,通过消费某种商品。

这个概念被植入你的脑子里,你是不是真的享受就变得不再重要,因为它洗脑了你,影响了你。它让你以为,有很多其他人都是这样想的,他们赚钱也都是为了享乐,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值得奖赏。所以你也要这么做。

比如花呗的广告,父母拼命攒钱但是在女儿生日的时候必须要给女儿消费因为过生日是必须的,所以借贷给女儿过生日,这个广告的根本原理就是上述过程。

但这还不是它最可怕的地方,它的可怕之处在于人们自发的觉得这个东西很有道理,自发性的参与。人们自发的觉知到人生必须要精彩,而精彩就是享乐和放纵,享乐就是消费,放纵就是尽情消费。

这个价值观美丽又恐怖的地方不在于它的植入,而在于人们会自发的认可它。你认可的最终不是钱,也不是商品的价值。不是某个能被化学分析的具体物质或者说是能被文字描述出来的体验,你认可的是一种超越了物质和商品的价值观,是过剩享乐价值。

你的欲望渐渐不再是对事物的欲望,而是对欲望的欲望,是继续欲望的欲望,你渴望被完整的充实,彻底的满足。

但是无论你怎么拼命的放纵,你总是不会感觉到满足,因为你只学会了享乐,却没有学会享受当下的生命。

甚至你开始变态,你害怕被完美的充实,你害怕平静充实,你害怕失去欲望。没有了欲望你感觉自己活着没滋味了,还不如死了。

是的,你害怕死亡。因为害怕死亡,所以你必须要融入到宏大的事物里面去,以此来对抗死亡。这是人类延续生命的一个常规手段,借助所谓的意识信仰来使自己不亡。

而你的意识信仰是消费,那们你的行为就是消费和享乐,各种体验都在安慰你死亡并不可怕,因为你吃过玩过体验过了。

你不仅害怕死亡,你还害怕孤独,害怕落单,害怕没价值,害怕被抛弃,害怕跌落到社会的谷底,害怕一无所有,害怕一文不值。

所以你要拼命证明自己,所以如果你不消费,不享乐,你就会有一种罪恶感,一种愧疚感。也就是说,吊诡的地方在于你不会为了自己的放纵而愧疚反而会为了自己的克制而愧疚,当你开始有了这种隐秘的不易察觉的情绪,你就已经完全落入了消费主义陷阱。

而这种情绪其实非常普遍,任何一个城市人口在电视媒体以及社会环境的影响下,多多少少都会有这种愧疚感,区别只在于多和少,承认或者不承认罢了。

每个人都愿意相信自己处于某种崇高和意义之中,最起码每个人都希望可以在群体里提高自己的价值,但实际上人们拥有的只是荒谬可笑的狂欢。

但是消费主义的陷阱,非常巧妙,那就是你永远不满足。所以实际上,你为了安慰自己的系统到最后不仅不能安慰你,反而让你更加焦虑了。为了克服焦虑,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加大消费力度。最终你的钱全部花了出去落入别人的口袋,而你收获的,是一颗更加焦虑的灵魂。

理解消费主义的原理以后,要排毒其实是非常简单的。

首先承认人是孤独的,人是会死的,人是没有意义的,消费主义是无脑的。然后拒绝消费主义行为。因为马克思认为意识形态是先于行为的,意识形态决定行为,而阿尔都塞却认为行为影响意识。那么我理解如果你使用行为去修正意识应该是可行的,只不过这是一个漫长的修正过程。

过去20年里你对人生的理解,现在都要进行深入的反思,你需要冥想,需要孤独,需要享受当下的充实和平静,需要克服躁动的欲望,需要对人生有深入的认识,或者说是需要一种智识。

智识,不是智力智商也不是智慧,而是一种思想批判,沉思和总结。以它为基础,你可以探寻和调整人生的可能性,最终保留住生而为人的尊严,以及真正的满足和圆满。

所以要抵抗消费主义其实是非常简单的,毕竟任何一个具有现代医学和哲学基础的人都知道人必死无疑、人没意义、人很孤独,你所有的灿烂都要用寂寞来偿还,这些是共识。如果你不知道,你去学一下也不需要多久。

但问题不在于它的简单,而在于即使这个真相赤裸裸的摆在你面前,你也不愿意承认它,面对它。你不愿意面对孤独和死亡,更不会超越它们。

所以尽管我们承认,一个人智力超群比如知乎勃勃,但是他智识不足导致他成为了知乎团宠和笑柄。而一个人只要智识丰富,那么他智力肯定不低——人们承认智识高于智力,但人们崇拜智力,却无比厌恶智识。因为智识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们,死亡和孤独,无意义,局限,不自由。

也就是说,人们宁愿降低自己智识和要求去选择自欺欺人,也不愿意面对真相,人们宁愿彻底的醉生梦死,也不愿意完美的安宁祥和。活着不好吗?活着不香吗?享乐和消费它使人快乐,最起码它使人刺激。

爽感社会的一个特征是,大部分人做任何事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爽,而既然要自己爽,通常要通过彰显自我来实现。所以人们喜欢那些放纵和享乐,娱乐和消费,人们喜欢片刻的虚无和痛苦,但他们不喜欢战胜这些痛苦或者安宁的接受它们,因为他们看不穿,也不想看穿,他们需要刺激和奖励,需要剩余享乐价值。

然而刺激和快乐不一样,快乐和幸福也不一样。我从来不相信一个追求刺激的人一夜之间幡然醒悟坐地成佛,因为这不符合人性。如果一个人真的这样做了,那他肯定在这一夜之前就反思了最少1001个夜晚。

大多数人不会这样反思,因为它的成本太高了。人们不愿意承认人生的本质是痛苦而不是享受。这是最基本的人性,两条路放在人们面前,他们只会选择那条简单轻松的路,而不会选择那条正确的路——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反问,既然没有神,那么谁来决定什么是正确的呢?你凭什么决定呢,你的傲慢不足以替我做出决定,因为人生没有正确答案。在这样一个甘愿自欺欺人拒绝理性的防御机制下,厌恶智识是一种必然,有智识的人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闭嘴。我们早晚会意识到,消费主义的可怕之处不在于植入,而在于人们自发的欲望和恐惧——拥有智识,是一种罪,你需要的不是拯救谁,而是逃亡。

所以我笃定这篇文章发出去之后会有人选择取关我尽管他们各自会有各自的理由但真实的理由并不是别的而恰恰是因为我揭露了某种意义上的真相而这个真相侵犯到他们潜意识里筑起的防御系统,也就是说我的思想强奸了他们的心理防御,所以他们必须要把我从心里赶出去才能维持内心的虚假平衡继续保持不变,然而我其实并没有敌意也没有本领侵害谁,我只是把我从书和社会观察里总结的真相写出来而已,但我的智识无疑在提醒其他人的愚昧我的智力则反衬他们的愚蠢而我所说的这个真相更是让人们痛苦的根源,因为生而为人你不可能不苦,佛法无边的悉达多撂下这句话流传了几千年,我们总觉得自己比几千年前的人先进但实际上佛祖的箴言并不会过时,不是因为佛祖有多伟大而是因为佛祖把自己和真理捆绑在了一起,所以佛祖得到了永生,而你把自己和消费主义捆绑在一起,于是你得到了无穷无尽的商品。请听题,假如让全世界80亿人都用上电冰箱需要20亿台冰箱且假如这些电冰箱不会坏,那么第20亿零一台电冰箱的意义在哪里?

答案在人的心里,在于人并不满足,且永远不会满足。

我拆穿了人们精心布置或者自以为精心布置的谎言,因为我映照了人性的粗糙当然也包括我自己的粗糙,人们会因为和我这样的人在一起显得自己蠢而憎恨我这样的人,所以我必须再强调一次:这些东西都不是我写的而是我表弟写的,我就想搞流量而已但是表弟总写大家不爱看的东西,表弟不听话,大家见笑了。

表弟你快逃跑吧,表弟你也别嫌我说话北极熊玩立正——直白。因为你还年轻啊表弟,你没有经验你不懂,因为这里面的水很深,网络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你把握不住。表弟。你以前每天读书,自比方圆一百里唯一一个文艺青年的时候,你不开心吗?对吗?对不对?(开心)那你现在为什么出来了,在网上帮表哥写几个影评了,你就胸口关门歇业了——不开心了?家人们,表弟这孩子其实本质很好,长得一表人才。表弟你别哭,你听哥说,你以前每天在网上各种开脑洞写小说开玩笑,那些有灵性的段子,我也都看过了,你说到底为什么?你现在写点东西,全是大家都不爱看的。是不是为了面子?是不是故意要显得自己高深莫测?另外挣点打赏?嗯,嗯?如果不是,咱们以后在网上就不写这些严肃的东西,深奥的东西,大家不喜欢看的东西,不带私货干货,你也不要再说你那套什么人生皆苦执迷不悟了,为什么?

We have Paleolithic emotions, medieval institutions, and god-like technology.人是由体验驱动的,体验是为生存服务的。未来科技发展的力量将摧毁一切不必要的生物本能。你以为你需要内啡肽,其实你需要的是血清素。网络的水真的很深,你看你表哥我,绝不会为了面子跟人在网上脸红脖子粗。面子值多少钱?我告诉你表弟,面子这东西就是红包被人领完了,一文不值。网上的文字都是可以随便复制粘贴的,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整的那些活是好活吗?你知识星球写的那些东西是你原创的吗?不都是你从书里总结的吗?那不都是属于伟大的互联网知识付费信息共享吗?你说自己绝不甘于平庸绝不选择可以预测的道路的时候不也是听了人家唱的歌吗?你真以为你表哥不听摇滚吗?

表弟你听哥哥一句劝,咱们每天看电影写影评多好多开心,再说你缺面子吗?你就写你那些心理哲学派电影解说,就那些什么《寄生虫》《燃烧》《傀儡人生》这些活整的都挺好的,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夜深人静的时候,花两分钟,把你的那东西掏出来弄明白了。表弟你以后还写不写这些了?(不写了)行了快去看电影干活去吧。调整好心态把表哥的话好好想想,呃,听话。

我替大家教训完表弟了,大家千万别跟表弟生气,最重要不要取关我。来我接着说,接着奏乐接着喝,所以话说回来如何对抗消费主义,很简单,停止自欺欺人就行了。

然而,你做得到吗?

你做不到,因为你是这个时代的人,你跳不出、逃不过。你如果真的可以一个人对抗整个时代的车轮,你也就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因为你已经成功的穿越了整个冬天,你无疑是强大勇敢的,别人会反过来整天问你问题。可惜你不是,你不是表弟,表弟也不是你。绝大多数人一生都不可能跳出来看问题,不仅没有这个能力,甚至没有这个意愿。既然无法从漩涡里跳出来,那就只能被裹挟。

大部分人的人生,其实只是一场赌博而已,像浮萍一样,看看命运把自己卷到什么地方,然后随波逐流的纵情享乐。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啊啊,啊,痒。对抗消费主义,你需要皮炎平,杀菌止痒。


赞同
反对
评论
收藏
2022-02-22 17: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