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未成年人成为被害人【一】

彩虹姐姐🌈彩虹姐姐🌈 · 2022-07-20 22:56
1 个回答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提供全领域法律服务;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提供法财税人全站企业服务与商业顾问咨询WX13048859684

感谢提问,可以喊我球球律师。


别让未成年人成为被害人

两害相权取其轻,两利相权取其弊

——刑事办案手记5


壹·性权利被侵害1.1、案情概况 案例1:阿里巴巴前员工周某控告,其与领导王某文出外工作,遭遇王某文强制猥亵,公安机关立案后,对此事展开侦查,最终,侦查终结,王某文并未被以“强制猥亵罪”移送检察院起诉。


【根据真实案件改编】


1.2、法律小课程

1.2.1、Q1:什么样的行为构成强制猥亵犯罪行为? 我们国家的《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对猥亵均有相应的规制。我们先回顾一下《刑法》和《治安管理处罚法》的相关规定,《刑法》第237条是这样表述的: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强制猥亵他人或者侮辱妇女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聚众或者在公共场所当众犯前款罪的,或者有其他恶劣情节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治安管理处罚法》第44条规定:猥亵他人的,或者在公共场所故意裸露身体,情节恶劣的,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猥亵智力残疾人、精神病人、不满14周岁的人或者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处10日以上15日以下拘留。


从《刑法》第237条的规定可以看出,构成强制猥亵罪需要满足特定的要求。具体来说,主要包括:该罪侵犯的法益是他人的人格、尊严等人身权利,伤害他人正常的性羞耻心;该罪客观方面表现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使他人处于不能反抗、不敢反抗、不知反抗的状态下,并进而实施强制猥亵的行为。该罪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且一般具有满足自己或第三者性欲的倾向,同时又不具有奸淫目的。构成强制猥亵罪的客观要件表明,行为人的手段必须具有强制性,否则仅属于猥亵行为。例如地铁上的‘咸猪手’就属于猥亵行为,属于《治安管理处罚法》的违法行为。但如果被被害人发现后以暴力相威胁继续实施猥亵的,就属于强制猥亵罪。


强制猥亵罪在刑法理论上,叫作行为犯。所谓行为犯,相对于结果犯而言,是指一旦实施了刑法分则规定的某种犯罪行为,不论是否对他人人身、财产造成了损害后果,均可构成犯罪。相对于“结果犯”而言,行为犯是一种看起来更严苛的犯罪。比如,“醉驾”“校车超载”“客车超速”等,这些犯罪不需造成损害后果,即可入罪。


怎样才算是强制猥亵犯罪行为呢?从最高人民法院以往发布的参考案例来看,在区分猥亵一般违法行为与强制猥亵犯罪行为时,需要着重考虑以下几个方面的因素:

(1)猥亵行为侵害的身体部位所代表的性象征意义明显与否;

(2)猥亵行为是否伴随暴力、胁迫等强制手段;

(3)猥亵行为持续时间的长短;

(4)其他能反映猥亵行为对被害人身心伤害大小,对普通公民性的羞耻心冒犯程度大小的情节;

(5)行为人是否具有前科劣迹以及其他反映行为人主观恶性、人身危险性大小的情节。

考虑上述某一项或者某几项因素时,如果猥亵行为情节轻微,危害不大,则可以不以犯罪论处,不劳刑法处罚。刑法事涉当事人的财产、自由乃至生命,对于具有社会危害性的行为,刑法乃是最后一道把关口,所以刑法是有谦抑性的。作为犯罪行为,必须不仅要求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而且要求具有应受刑事处罚性。每一行为只有应当受到刑事处罚时才能将之明确规定为犯罪,达不到应当受到刑罚处罚的程度,如通过民事、行政等法律加以处罚就可达到惩罚、预防此种犯罪的效果,实现刑罚一般预防与特殊预防的统一,就不应规定或者认定为犯罪。


1.2.2、Q2:存在“强制猥亵”行为的王某文为何不构成强制猥亵罪? 检方经审查,最终对王某文作出了不捕决定。那么,一个案件在什么情况下检察院会不批准逮捕?通常,不批准逮捕有以下几种情形:

一是定罪不捕:虽然构成犯罪,可能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但犯罪嫌疑人不致发生社会危险性,所以没有继续羁押的必要,因而检方不批准逮捕,可以采取取保候审或其他刑事强制措施,这比较常见于一些轻罪,实践中可能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没有前科、认罪认罚的犯罪嫌疑人不批捕的几率很大;

二是疑罪不捕:检方在审查批捕时,结合侦查机关案卷中的证据材料及检方自己的提审,发现主要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的,检察机关一般会作出不捕决定,并可以要求侦查机关继续侦查;

三是罪当逮捕,但是犯罪嫌疑人患有严重疾病或者正在怀孕、哺乳,一般检方也会作出不批准逮捕;

四是无罪不捕:也就是说,根据已查清的事实和证据,可以直接得出嫌疑人根本不构成犯罪的结论,检方当然不批准逮捕。

根据通报,本案中的王某文应属于以上的第四种情形。


《刑法》第237条关于“强制猥亵罪”的规定,只是刑法分则单方面对犯罪客观行为的规定,某一行为是否构成犯罪,除分则要求外,还必须符合刑法总则的规范。如犯罪主体、主观故意或过失等,是所有犯罪必须考虑的条件。刑法总则中还有另外一条“排除规则”,即刑法第13条中的“但书”规定。该法条规定,依照法律应当受刑罚处罚的,都是犯罪,“但是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不认为是犯罪。”


那么,什么犯罪事实属于“不认为是犯罪”呢?判断的标准,法律并无具体规定。因为我们的法律不可能对所有犯罪都作出具体规范。虽然有的司法解释会对某些犯罪的‘不认为是犯罪’的情况进行规范,但不可能将所有‘不认为是犯罪’的情形穷尽。司法实践中,司法人员要根据法律对设定犯罪的意图、此类犯罪的常发性状况、与犯罪相关的主体、客体、主观、客观方面的具体情节,根据刑事司法政策、原则,通过目的解释、体系解释等方法,对是否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情形进行判断。肯定时,则“不认为是犯罪”;否定时就“认为是犯罪”。


本案检方和警方的通报并未具体表明王某文实施的强制猥亵行为为何不构成犯罪,但警方的处罚,说明检察机关已经认定,王某文的行为符合刑法分则关于强制猥亵罪客观行为方面的规定,同时符合刑法总则中的‘但书’规定,即王某文的行为属于‘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的情形,不构成犯罪。


那么,王某文案可能出现哪些“情节显著轻微危害不大”这一出罪情形呢?虽然本案涉及当事人的隐私,我们从正规渠道获取的信息有限,但我们还是可以粗略分析:

第一,王某文的强制猥亵“意图”,并非其主动、积极追求形成。犯罪嫌疑人的主观动机、目的及其形成的原因,是衡量其主观恶性、社会危害性的重要因素。本案中,王、周到济南出差,入住不同酒店;在周某醉酒后,王某文与他人一同将周送到周入住的酒店房内,已经准备打车离开,因为接到胡某电话,而去看周某;王某文通过前台并征得周某同意办理了周某住房房卡,在周某房间逗留20分钟,并对周某进行了强制猥亵,但其并未等到网上购买的避孕套送到,就准备离开。王某文第三次进入周某房间,也是基于接到同事的微信电话,并开着视频通话,在几分钟后就离开。王某文第四次进入周某房间,仅是去拿雨伞,停留前后仅3分种。我们判断,王某文强制猥亵意图的形成并非是在事发之前主动、积极形成,而是在基于他人叫他去察看周某情况下,在周某入住的房间这一狭窄的环境中形成的。


第二,王某文实施强制猥亵的方式并不恶劣。通观王某文的行为,其并未采取暴力等手段,仅仅是利用周某酒醉这一客观事实,而实施猥亵行为。这一醉酒客观事实状态,并非王某文先前刻意而为,且在行为方式上,相对来说并不恶劣。况且王某文本人也有饮酒,酒后行为可能失态。

第三,王某文进入周某房间的时间较短。根据警方通报,王某文实施强制猥亵行为只有第二次进入周某房间才进行了强制猥亵,进房到离房时间约20分钟、猥亵次数1次。王某文在当时的环境下可以不受障碍延长猥亵时间,但他没有,从这个情况看,其强制猥亵时间不算长。

第四,王某文进行强制猥亵行为有所节制,主观恶性不大。从王某文行为的环境看,他在第三次、第四次进入周某房间时,也有机会猥亵,且他已经购买了避孕套,但避孕套到了之后他并未去取,在完全可以进一步对周某强制猥亵甚至实施更重严重的侵害时,他并未实施,说明他主观上对周某的强制猥亵行为是有所节制的。这不仅在客观情节上,成为他情节显著轻微的体现,而且主观上也反映出他的主观恶性程度不大、不深。


第五,周某并未遭受物质上的损失。从本案行为的结果看,受害人周某没有因王某文的行为,受到人身上的物质损害,尽管精神上具有损失,但后者属于民法保护的范畴。刑事中的损害,表现为人身及其因为受到伤害需要支付医疗费等物质性的、财产性的实际损害。


第六,王某文如实供述自己的行为。从本案证据看,周某7 月 28 日上午认为自己可能在醉酒状态下被人侵害,与丈夫通话后于中午报警。她并不能确信王某文是否对她进行过强制猥亵。在房内的行为是没有录音录像等客观证据证实的,要认定王某文构成强制猥亵,只能有赖于王某文的供述。从检方不批准逮捕通报的理由来看,认定了王某文构成强制猥亵,公安机关据此还对他进了顶格的治安拘留处罚。这些,应该离不开王某文的主动供述。嫌疑人的主动如实供述,自然应当成为其行为整体社会危害性不大的评价因素。


第七,周某不是未成年人不需要刑法特别保护。从王某文得行为对象上看,周某不属于儿童、未成年人等在此类行为中特别需要通过刑罚手段来强化保护的对象。


通观本案,王某文因酒后冲动对周某实施时间并不长、并有一定节制的强制猥亵行为,其情节表现出的危害性并不大。王某文的强制猥亵行为,已经使他失去了令人羡慕的工作、承担了失去自由的治安拘留处罚。英国哲学家边沁有一句名言:温和的法律能使一个民族的生活方式具有人性,政府的精神会在公民中间得到尊重。从这种意义上来说,对王某文的处理达到了一般预防的效果,达到了教育、警戒、预防他人实施同样犯罪的目的。


1.2.3、Q3:王某文未被定罪,受害人周某是否构成诬告陷害? 根据通报,济南警方已经决定对王某文终止侦查,也就是说,关于王某文部分的案件告一段落,王某文违法但未犯罪。那么,周某此前发帖称遭到了王某文的强制猥亵、强奸,是否属于诬告陷害?这个就要看具体证据了。如果周某为了使王某文被刑事处罚,而捏造事实恶意诬告王某文,那么则很有可能会涉嫌诬告陷害。反之,如果只是由于证据不足或者情节不构成犯罪,则答案是否定的。


我们认为,周某构成诬告陷害罪的可能性不大。刑事法律中的诬陷行为称之为诬告陷害罪,是指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的行为,强调的是“无中生有”。对确有违法事实发生,最终因证据不足或者根据《刑法》的相关规定不构成犯罪的,不属于诬陷行为。从目前警方通报披露的信息来看,警方采取侦查手段,收集了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证人证言以及很多客观证据,比如酒店的监控录像、出租车的行车记录仪、滴滴平台录音等,证实王某文确有猥亵行为,但尚不构成犯罪。司法机关的调查的结果证明王某文还是存在违法行为的,只是周某对该行为的性质到底属于违法还是犯罪存在认识偏差。尽管她在发帖时存在一定的夸大行为,但法律不能强人所难,在属于饮酒后(并且可能属于醉酒状态)发生涉案事实的情形下,一个没有专门学习过法律的人,不可能准确判断是否发生及如何区分强奸罪、强制猥亵罪和一般的强制猥亵治安违法行为,其提出可能遭受性侵,也在合理怀疑范围内。我们不能要求受害人陈述的所有事实和公检调查的事实完全一致。因此,周某的行为不构成诬告陷害。


——————————————————————

我最近受邀写一篇未成年人保护的文章,思来想去,不忍心拿未成年人案例展开,但强制猥亵类的犯罪,也同样可能发生在未成年人身上。

希望身边的人,都能免于此难。


祝福喜乐安康。

欢迎点赞、评论、转发。

赞同
反对
评论
收藏
2022-07-20 2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