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连载】我的面包店关门了10

财爷@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财爷@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 · 2022-06-06 21:30
1 个回答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提供全领域法律服务;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提供法财税人全站企业服务与商业顾问咨询WX13048859684

我也创业失败过。开了一小片天地,写写过去的我。


————————————————

题:《最近发生的一些大事》


本文首发于:2017-06-20 12:05


眼药水爬过眼角,摸索着抵达耳朵口,经过缓缓的腾挪,终于进入了耳道。

她努力为耳道慢跑热身,我听见大珠小珠落玉盘。


第一章 手术,鱼,眼


大概一周前,做了个手术。右眼与左眼。

手术台总是特别冷。

面对眼前的灯光,需要睁大双眼,用力。由于紧张和疼痛,我差点认为自己几乎可以从手术台上坐起、然后逃走。

那么几分钟,我想起小时候帮家里打理生意,看着一条条鱼被递上砧板、被用铁钉做成的刷子刨去鳞片、被用菜刀划开肚皮、被冲洗干净装袋递入平常百姓家。

我觉得,在手术台上的我,这一次,特别像这样的鱼。我甚至感受到,被大开眼睛时呼吸急促起来,身体忍不住绷紧,脖子也硬挺起来。似乎,那把柳叶刀变成菜刀,即将上演一场开膛破肚。

哦,我是经历过开膛破肚的人。这点小修小补,算什么呢。


我的人生,在最美好的28岁,却已像一艘行驶了太久的船,零件换了不少,内里大修了几次,外表依然健康美丽。

对于与命运抗争的属性,我自娘胎自带。所以赢过数万精子与卵子的综合体,我跑到了妈妈的子宫里,占山为王。

我的第一次生与死的较量,从一个中午两次落水开始。

当我更大一些,我的视力急剧下降,直至飙升至千度级。

我梦想,能永远离开眼镜,Never and ever。科技焕我新生。


等了又等,总算定下手术日期。我做好了一切手术失败的准备。当然,事实证明,这不过是庸人自扰。我怎么可能真的承担得起手术失败的后果呢。自以为是罢了。


第二章 折腾,创业,投资预备


跟合伙人分手,与跟恋人分手,一样一样的。可能痛苦更深刻些。

因为还包含了商业逻辑与对这个世界的认知。

能成为合伙人的,一定不是简单的关系。

在百觅的前合伙人中,全是朋友,或者被我视为亲人的朋友。

而今,面对这场百觅初期的合伙终结,我像逃离了一场恋爱高烧。经历了挣扎,折腾,不甘心之后,我选择清扫自己,重置自己的零件与程序,承担眼下。


我需要弄清,这不是一个马上有可观收入的、高风险的投入。

我需要弄清,在认清行业之后,我的目标是通过这样的微小创业认知商业社会、认知运营逻辑、认知零售消费行业与食品行业,也需要做一些营销与品牌的实验和验证。


假如我是投资人,光凭揣测、数据来评定创业者(创业/创意)是否过于武断。有一些实操经验,也许并不那么匹配行业,但是否更有利于做出精准判断。

在提升判断价值和商业敏感度上,我希望这个创业的尝试是行之有效的。


想清楚了之后,很多东西就能放下了。

再不济,至少我的西点技艺,已经在至臻纯青的路上了。至少,岸先生呼朋引伴之时,他的老妈可以为他准备一场西点盛宴了。

再不济,作为一位女性的独立的一部分,我这么努力而认真的实践过。


第三章 告别,简历,新征途


是时候说再见了。

DBK,三个烫金大字,烙印在我的职业生涯中,将满六年。

我花了很长的时间,去准备梳理这六年。六年,我该如何用五六百字梳理清晰?

制作一份让自己满意、能取悦他人的简历,是困难的。

我一直没有想好如何动笔,我想那是因为,在此之前,我并未做好说再见的准备。

此刻,写下这些文字时,我想,我已准备好。


DBK,在这里我们见证了彼此的成长与发展,不止酸甜苦辣,不止感谢与感恩。

在我独一无二的最好的职业年岁,我的青涩、稚嫩转化为成熟、理性,我从暴躁与骄傲走向安静与包容。


是时候说你好了。

期待我这颗职场新人的到来吧。我怀着处子之心,拥抱崭新的投资行业。

从一粒微尘开始,积累自己的奇妙能力。


题图摄影:罗明,深圳某报记者,一个故事一份情

图片名称:老家的梯田

          就叫她巧克力梯田吧。我要把她印在芝士蛋糕上。她们那么精致,融合着抽象与具体,她们的创造者,不过是山里农人,不是殿堂中的艺术家。可是,她们却是最美的画作,她们的造物者才是真的艺术家。

         说起造物者,去看《异形·契约》吧。从老爷子的这部作品开始,我突然懂了洋洋的科幻电影情结。在电影院,我发现,那一刻,我爱上了科幻电影。这里是人类脑洞和顶尖科技的折叠有机体。或许,也蕴藏着无限投资机会。


赞同
反对
评论
收藏
2022-06-06 2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