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律师,你怎么看待律师职业?想给高考的女儿参谋。

财爷@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财爷@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 · 2022-06-07 13:11
1 个回答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提供全领域法律服务;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提供法财税人全站企业服务与商业顾问咨询WX13048859684

感谢提问,可以喊我球球律师。

这是我去年此时写的一篇文章。


题:我心目中的律师职业——深圳独立女性之路


我心目中的律师职业,更像是一条深圳独立女性之路。


33 & 23


23岁,从三类本科院校毕业,除开英语专业八级证书,一腔热情,无他。

28岁,从集团公司毕业, 拥有中大型企业管理经验,亲身体会科技公司成长期与成熟期,踌躇满志;从兼职创办的自有品牌蛋糕店毕业,复盘失败之旅,焦灼无奈。

30岁,重新规划职业生命。为家庭,为生活,更为自己。在管理者、创业者、企业顾问角色背后,终于明白,一人一心一门手艺,江湖之路就在眼前。

33岁,不再似23岁那般了无牵挂,背负牵挂与羁绊,笃定前行。我是那个我,不一样的烟火;初心依旧——无论从事哪份职业,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做到最好;这门手艺——由作为工具的语言、由沉淀积累的企业见识与体验,转化为法律工具与律师职业。

我,等待再次绽放。


水 & 人性 & 光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法律是一江春水,滚滚东流。纳百川入湖,奔腾不息。

思维活跃如我,如何深潜入底、沉入法治之湖,追寻法治真意,探究事实与真相?身份转换的背后,是对律师职业的重新认识。

叩开法律之门前,以为庭上挥斥方遒、口若悬河是律师,以为公平正义等同于非黑即白,世界并不总是井然有序、法律是道德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是直抵人心之地。

天使拿着公平之衡,对我说,欢迎来到人间。

她,临近30岁,无婚姻之名,育有一子,为与孩子父亲的债权债务纠纷所困。凌晨,她多次追问,怎么办?她,50岁,靠营运两辆货车养家糊口,货车挂靠公司不讲武德,毁了合约,要求多交一笔钱才交还证件。无法和谈,怎么办?她们被无力感裹挟,为一笔不那么多却不能轻易放下的债权困顿。

我才体会到,每一个争议背后,是非曲直,都带着血色。律师职业本身,是共情,是对凡俗的洞察、穿透与领悟。我们是黎明使者,逆光飞翔。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法律,厨房与爱


薛兆丰先生说,终其一生,我们只不过是追求少数几个人、甚至一两个人的爱。

我的师父说,与人相处,不必刻意。用自己的感知,去体会与人息息相关的法律服务。

我在律师之路上一路狂奔,左手家庭,右手职业。在无数次家庭与事业的博弈中,一边咀嚼33岁女性的苦与累,一边探索自我潜能的极值。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厨房与爱。不曾抵达虚妄之境,只为琐碎、点滴包围。不敢妄言领悟多少法条真意,但愿能明察法律之字面与内里。

不看太远,仅在深圳,这片热土上,前有宁可律师巾帼之势,方惠院长气质如兰,后有杨蕾玉莹人才辈出。继往开来,躬身入局,我惟努力耳。

用罗翔老师的话收官,为今日之演讲做注:唯愿你我法律诸君,有这样的勇气,不悲伤、不犹豫、不彷徨。今早雾霾蔽日,但是,不要害怕,太阳依旧在云端。


祝福你喜乐安康。

欢迎点赞、评论、转发。

赞同
反对
评论
收藏
2022-06-07 1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