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货源商业模式,怎样避免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彩虹姐姐🌈@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彩虹姐姐🌈@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 · 2022-07-31 17:52
1 个回答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提供全领域法律服务;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提供法财税人全站企业服务与商业顾问咨询WX13048859684

感谢提问,这是我们最近,就大家热议的话题,

无货源商业模式,是否构成犯罪,如何避免犯罪,

做的案例分析与探讨,以飨读者。


无货源商业模式,怎样避免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 ——李清照·如梦令


一、案例综述

1、案件概况

案情一:球大想做点小买卖,经某老师指点,一手在天猫开店,一手在阿里巴巴采购,不压货无库存,球大这感觉倍儿爽。但是最近,有同行被抓了,拘留证写着“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球大懵了,这是咋回事?自己还能不能干?该怎么干呢?


案情二:球二公司最近遇到卡点,分析目标用户数据,总缺几块关键信息。咋整?球大的好友,某社保站工作人员花卷刚好能接触这类信息。没多犹豫,球二陪花卷杯酒下肚,事儿就谈妥了,花卷给球大提供1万个人员的社保信息、收了5000元。两个月后,球二和花卷陆续被抓,罪名是“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


案情三:某互联网打车软件公司,获取用户信息数亿条后,违规处理信息,导致数亿信息被侵权。近日受到80亿行政处罚。


1.2、分析

1、贸易商的商业模式能成立吗?(以销售货物为例)

①传统贸易商模式:商家在A平台开店、获客,商家到B平台采购,打包、纷发货物,商家在A平台交付、服务、售后、处理客户投诉。

结论:无货采购模式合法。

有授权:用户授权A平台取得其信息,默认商家处分条款。

有监督:平台对商家有监管政策,不涉及个人信息的违规处理。在一个平台内完成交易,未跨平台、未经许可提供信息。

不侵权:平台需保障商家合法合规处理客户信息。如出现侵权行为,平台应及时下架产品,并配合被侵权方维护权利。如能做到妥善处理,可适用“避风港原则”。

关联行业:跨境电商卖家,从国内平台采购,销往海外(电商平台或独立站),常规模式包括B2B(国内贸易商与海外商家)、B2C(国内贸易商与海外终端消费者)、C2C(国内个人与海外个人)等,行业玩家贸易商与工厂、SOHO外贸个人等竞争,通常,外贸玩家与电商玩家泾渭分明、少有贸工技一体企业能兼顾贸易与实体制造,通常是贸易前端流量做好后、做纵向一体化、开始筹建工厂等。


②纯采购模式的贸易变体1:商家在A平台开店、销售货物,商家向工厂采购,商家交付A平台用户信息、由工厂代替商家代为发货。

结论:存在违法或犯罪的可能性。

授权模糊:用户基于A平台规则向商家提供个人信息,用户同意商家在A平台、合法范

围内处分个人信息;用户未向第三方工厂提供个人信息;

监督模糊:第三方工厂拥有用户信息达到一定数量后,是否会利用信息获利、或非法使用信息?有谁监督信息的流向?谁为信息可能被滥用担责?第三方中有多少泄露信息的环节、有多少接触人员?等等,监管缺失、边界模糊.。

侵权摇摆:平台是否设计规则,避免商户绕开平台私自交易,平台是否设计保护用户的监督机制、违规的处罚机制,平台是否有能力排除通过撞库、爬虫等非法形式导致的信息与数据泄露的安全隐患?等等,权利滥用、竞争失常。


③纯采购模式的贸易变体2:商家在A平台销售,商家取得用户信息,商家并未提供货物服务,商家打包用户信息、批量用于非合法产业,如批量销售用户身份信息、地址信息等。

结论:违法或犯罪。

违法:视实际情况,如数量、信息类型、侵权行为,可能涉及侵犯隐私等民事权利(实务中这类侵权的维权难度较大);追究民事赔偿的金额较通常不大。

犯罪:视实际情况,如获取信息类型、数量符合刑法标准,危害性较大、影响恶劣,可能涉及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等犯罪;可能涉及诈骗罪、洗钱罪的帮助犯/从犯等。

关键:认定行为主要依据,主观是否明知可能犯罪、客观是否实施违法或犯罪行为、是否损害私权或公益、是否达到追究民事违法或刑事犯罪的条件。【红线是高压线,为犯罪线】


2、如果违法或犯罪,谁会被追责?(以销售货物为例)

①场景1:商家在A平台开店、销售货物,商家向工厂采购,商家交付A平台用户信息、由工厂代替商家代为发货。(纯采购模式的贸易变体1)

商家:未经授权使用用户信息,则可能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如被证明其搜集的数据被滥用,可能涉嫌犯罪或违法,视侵害私权或公益、侵害程度、危害性大小综合判断。

A平台:未履约合法使用用户信息、遭致被侵权,承担商家侵权的责任,并违反特大平台的特别保护义务;如能证明第一时间采取合理的应对方式,可适用避风港规则,免于被追责;如默认、容忍、纵容类似行为以获取市场份额,则可能面临不正当竞争的处罚。

中介:明知信息来源、销售或购买、或居间撮合交易,可能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犯罪;如行为无法确认,但有证据证明收入来源确为违法方式,可能涉嫌非法经营罪。

工厂:泄露信息、违法使用信息,则可能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如能证明主观不知情、且未违法使用,则无需受到处罚。

用户:通常为受害人,需要借助公安机关、检察院追究嫌疑人犯罪,自己作为原告、向法院提起附带民事案件的赔偿。


②场景2:商家在A平台销售,商家取得用户信息,商家并未提供货物服务,商家打包用户信息、批量用于非合法产业,如批量销售用户身份信息、地址信息等。(纯采购模式的贸易变体2)

商家:可能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诈骗罪、非法经营罪等。

买家:可能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利用信息实施其他犯罪,如诈骗罪、洗钱罪、赌博罪等。

中介:视主观是否明知信息来源、信息的用途、参与信息处理的深度。如有证据证明,分别可能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或诈骗罪、洗钱罪、赌博罪的帮助犯/从犯等。

用户:受害人。如受害人的信息被获取后,受害人提供个人银行卡、电话卡等信息、用于嫌疑人的诈骗活动,则可能构成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独立罪名,无需诈骗罪、洗钱罪等罪名成立)。

延伸:如案例2中的花卷,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涉嫌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由于利用职务便利,其面临刑法与公务员法等多个法律的处罚,部分情况下可能构成数个罪名、可能数罪并罚或选择一个重罪处罚。


1.3、反思

①被拘留了,别慌张,不传谣不信谣

任何人不能当别人的法官:被拘留≠被定罪,被定本罪≠商业模式是犯罪,被定罪≠被定罪准确、正确,犯罪嫌疑人≠被告≠罪犯。

中间商卖货的商业模式本质是成立的,不是非得有工厂才能开商铺,不要陷入:因为被抓了,所以模式有问题,因为模式有问题,所以很害怕,因为害怕,所以删除记录,反倒无法自证亲白。

开店、开公司了,尽量不取得信息、不掌握信息、能少取得信息就少取得信息。

不论主动被动取得信息,都不应擅自处分,既无授权、又可能害人,切勿以身试法。


②重视公民个人信息背后的隐忧与考量

保护公约:合法/必要/诚信/公开/透明/最小够用/保证质量/确保安全。

A、私权处分:

  • 谁的权利?个人信息归个人所有、个人绝对有权处分自身权益。
  • 信息分类?非个人信息、一般个人信息、敏感个人信息,分门别类设计各类信息的使用条件,兼顾私权与公益;
  • 哪些权利?个人信息的知情权、决定权、查阅权、复制权、更正权、补充权、删除权、可携带权等。
  • 管理现状?扩展个人信息的范畴,以长臂管辖替代信息被滥用、应对不知道怎么管/管不好/从不管到规范管理,先严再松比不管好。
  • 如何处分?制定明确同意、单独同意、书面同意、重新同意、撤回同意等具体规则;以通俗、显著、清晰的语言及方式告知。
  • 具体表现?算法推荐、大数据营销、大数据杀熟,APP弹窗、APP强制信息提交。


B、公共利益:

破坏市场竞争秩序、有损公平竞争,损害数据增值价值(比特币挖矿案);

社会公众安全丧失,滋生各类犯罪,诈骗罪最为频发,信息→数据→安全损害三角。


C、国家安全:

境外开展数据处理活动,损害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公共利益或者公民、组织合法权益,危及国家安全。国家网信部门可以将其列入限制或者禁止个人信息提供清单,予以公告,并采取限制或者禁止向其提供个人信息信息等措施。

1.5、执行

①个人/个体户

不绕开平台:搭平台管理能力便车,尽可能使用平台、转嫁风险;

不藐视规则:如不能自证清白,则会被推定承担过错责任;切勿以身试法;

不稀罕:用户信息是烫手山芋、乃至定时炸弹,能不要尽量不要,能少要尽量少要。


②企业/合伙企业/事业部

原则:

限缩必要信息:卖产品只拿地址联系电话、卖服务只拿身份账户信息、卖啥拿啥。

制定告知规则:形式/实质皆同意、处分与保管相分离、显著明确告知与讲解义务。

公开处分原则:规则公开、处分私密、避免绕开、或轻易被阻断。用白话讲透规则。

明示目的用途:确实有必要搜集该类信息,不搜集无法应用该产品或服务。


希望帮到大家,欢迎点赞、评论、转发。


1
反对
评论
收藏
修改于:2022-07-31 1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