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么让你,坚持了理想?

刘容刘容 · 2021-12-16 18:50
你好,凤凰医生 您在推进全新就医方式: 付费医生社群——付费成员分享个人病情——私人医生进行就医推荐。 国内不流行私人医生,您通过社群引进该模式,虽然未来难料,但是有决心改变行业,让行业更好的人,值得敬佩。 想做好一件事,听声音就能知道, 佩服有理想,愿意为理想努力的人。 想问问,是什么让你坚持了理想? 期待回答🐣
1 个回答
你不准备赚钱? 对,我不准备赚钱……当刘容老师问我为什么会在一个完全没有人涉足的医学领域艰难探索时,我这样回答。 一、你究竟是想一辈子卖糖水,还是希望获得改变世界的机遇? 每当回答这个问题时,我就翻开了我2019年12月11日的第一条星球推送,在那里,我正式开始对这个平和而怪诞世界的有了一丝丝的反抗… 1.很多医生其实并不了解患者需求,只是按医学程序诊疗,不了解患者的情绪、心理、需求、不安、恐惧心理,不知道自己生病该怎么办,一味就是开药、打针、手术……医患关系紧张一部分来源于医生的冷漠,而医生的冷漠又是现代医院功利化运营和管理的结果。 2.现在的医生光有顶级的医术是不够的,医生需要时刻保护好自己。 3.患者伤医事件频繁出现导致医疗行业信心持续降低。 4.医学是这样一门学科,如果患者的付出成本太低,就容易吸引拿来主义者和白嫖党;如果患者的付出成本太高,部分人看不起病,又会违背救死扶伤的初衷。医学需要考虑伦理和人的性格、心理以及感情交流,还有患者的疾病反馈,商业则不太需要。 5.必须由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医学知识咨询,起于病痛,止于医生。医学知识咨询不能代替医生的任何实际的诊断治疗技术和过程。行业外人士,不论对医学的哪一方面深入了解了多少,看了多少医学专业书、读了多少文献、见过多少大佬,都很缺乏系统的临床诊断思维和技能(即没有具体实践过任何医学治疗过程),更缺乏治病救人的能力。 6.中国医生通过考试来获得技能培养,但老师并不会考如何和患者交流。而中国的社会,实际上是人情和关系社会,西方医学知识在某些方面并不适用于中国国情。 7.将医疗过程中的伤害行为简单理解成故意伤害行为和故意杀人行为实际是不完整的,普通的伤害行为是单方面的,即绝大多数情况下只有一方受到伤害,而医疗伤害行为不仅伤害医生,也会伤害患者自身及家属。 我不断思考当今医学中出现的种种问题,又有了进一步的发现。 1.传统的医学专业知识拥有很高的知识壁垒,医学院也往往采取老师苦教,学生苦学的思路。过高的知识壁垒使普通患者对医学的诊疗没有任何的参与感,医生在解释疾病的时候,往往用到大量医学专业术语,病人在听医嘱的时候,往往获取不到足够的信息,并且医生的时间也是有限的,无法将所有问题解释清楚。 目前中国医生的学历水平又在大幅提高,长期下去,必然会是医生的解释更加专业,病患更加不知所云,要解决医学知识服务专业化与服务精细、人性化的矛盾,必须建立专业医学咨询服务平台来承接医生和患者之间的知识沟通工作! 2.传统的医学伦理学在研究病患的需求时,往往基于马斯洛的五层需求层次模型,但在信息社会,由于人与人交往距离不再受时间、空间限制,心理变化过程更为复杂迅速,情绪更容易受舆论、利益关系、商业化资本的影响,所以传统的五层需求理论越来越表现出其处理复杂医患关系的不足。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们应该积极转变思维方式,将医患关系的沟通方式变得更加信息化。 传统医学知识的提供方基本都来自医院,很少考虑医院之外的空间。而现代社会的主流医疗矛盾,如疾病的控制与家庭社会矛盾、经济预算与疾病康复的相关关系、医学责任与医患沟通的界限、商业炒作与医学知识的界限等很现实的问题则基本都被忽视,所以要解决医患关系的矛盾,首先应该将整个医学的沟通方式和知识作信息化处理! 通过以上思考,我终于明白了,我创建的星球,应该是一个怎样的星球,以及我要在这个星球上输出什么样的内容。 二、成为坟墓中最有钱的人,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晚上睡觉的时候能说,我们做了一件很棒的事情——这对我来说才重要。 大家都需要医学知识,但是却没有专业的人士,给他们提供医学知识! 在医院,我们医生基于一套标准化作业流程和循证医学证据并不能处理好所有的疾病。病人不是一件产品而是一个活生生的人,他有情绪、有脾气、有七情六欲、有烦恼,需要更多的关爱而不是医学标准化作业。 传统医院的信息沟通速度慢,受众群体仅仅只有当事患者及其家属,不利于患者之间的相互了解和帮助,更很难形成公共医学认知。百度等搜索引擎则往往依靠竞价排名,百度贴吧病友群、QQ病友则成为了某些商家煽动错误医学舆情来挣钱的地方;患者交流知识,应该需要专业人士的引导,如今我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老人思维方式比较保守,往往不了解正确的医疗诊治方法而借助偏方、怪方。 所以,有必要在医学专业沟通层,患者之间交流群之间新建立一个专门服务于医生和患者之间交流学习的平台,打通医生与医生、医生与患者、患者与患者之间的知识隔阂,同时引导舆论向更准确,更专业,更高效,更健康,更人性化的方向发展。 三、如果你还没能找到让自己热爱的事业,继续寻找,不要放弃。跟随自己的心,总有一天你会找到的。——乔布斯 创业其实并不容易,除了需要坚持,更需要自己多动脑和多思考,否则那么多的人,凭什么你就能从百分之几的成功概率中脱颖而出呢? 起初,真的很难。社群的第一次大的增长,出现在运营两个月之后。当时正值新冠疫情爆发,而我的星球正好是一个医学星球。疫情那段时间,虽然作为一线医务人员确实非常忙,但瓶颈也意味着机遇的来临。2020年初的一波疫情,也将医学彻底推上了商业的风口。 当时依稀还记得,我的付费社群是从一块钱起步的,也就是说最初的一些会员只要交一块钱,就能进入社群了。风口再加上合理的宣传,以及几位星球大佬的抬爱,我的星球也完成了初始的成长阶段,从最初的两个人迅速增加到了一百多人。此时有几个知识星球给了我特别大的启发,其中最重要的当属生财有术星球,我从上面学到了新媒体最核心的运营和内容生产方法。 随着星球人数的增加,我发现了星球的一个非常重大的问题,就是它虽然能保证内容的输出,但是互动性就非常的差。一篇帖子下来,根本就没有多少点赞。刚开始积累的人气,在一个月之后就慢慢变得消沉下来,星球也就慢慢的开始沉寂了。 经过思考,我发现,实际上社群的本质之一就是互动,互动是能让一个社群像永动机一样持续下去的原动力。微信群如此,知识星球也如此。于是,有了这个想法之后,我马上开始建立了星球相关的微信群,开始多端平台运营的策略。当时我的星球、微信群差异化运营的,即微信群和星球既有相同的人,也有不同的人。相同的人是最早的核心用户,他们真正喜欢这里,而我也尽量给他们提供帮助,作为回馈。 从内容运营方面来说,我的星球内容输出遵循费曼学习法的原则,也就是我会带着大家做一些探究式的活动,而并非填鸭式的灌输,让大家真正理解医学当前最火热的领域。这种内容生产方法,恰好可以和活动运营联系起来,也就是目前特别火的训练营模式。让大家沉浸于其中而非只是简单的观看,这样学到的东西才是最深刻的。 知识星球并不会是一个用户热度特别高的地方,因为绝大多数人只喜欢有趣、有料的东西,但是对于学习这种东西,一般会持一种本能的反抗。很多的星主可能没有搞懂这个特殊状况:一方面你要让内容持续的有趣,另一方面,定期更换一个活动是必不可少的,因为如果不做活动,大家的审美疲劳感就很强,而疲劳感对于互动本身是非常致命的。 从性格上来说,做社群的人,必然需要擅长和人打交道,擅长与社会交往。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更会注重产品方向,但是做社群运营,性格过于内向会是一个劣势。那些社会上比较会打交道和持续创新力的人,可能会更加精通于活动运营。所以个人觉得活动运营的本质上就是在进行不断的创新,而这种创新,也是在给自己的内容提供持续的源泉。 在一直坚持了三个月之后,大约是去年的6月份,视频号来了。当时应该每个从事互联网行业的人都看到了视频号的机会,其实真正能够把握住的依然是少数。我是在研究了大概一两个月之后,找到了当时流量头部的医生,这位医生当时也需要一个平台。来承接她的粉丝,两人一拍即合,完成了视频号在医学领域的第一次成功变现。这次合作的成功,也给我的社群带来了三百多人。 比起其他的创业经验,个人感觉,这段时间是最有价值和收获的,它让我学会了互联网中的很多的思维和方法,让我的创业能力有了很大的提升。虽然比起专职在公司做创业各位大佬,我的经历显得有些单薄,但我觉得,创业才是最能学到东西的,才是最为全局化的。抬头看天,低头赶路,作为一名医生,让我懂得了医者仁心,作为一名创业人,则让我触摸到了人性的最深处,那里,是每个人星辰大海的启明星。 陌生人,如果你下次遇到一个企图改变这个世界的傻子,请给他一点点的鼓励,stay hungry,stay foolish!
2
反对
5
收藏
2021-12-17 00:49
前往发表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