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样才能逃离现代消费主义和互联网社交媒体的诱惑,找到内心的充实?

风笛风笛 · 2022-02-21 11:32
2 个回答
俊-门庭深冷来者需诚
俊-门庭深冷来者需诚 @王俊俊的魔灯


很简单。

后现代社会消费主义的秘诀,就是它让你认为享乐是一种责任,放纵是一种奇怪的变态的奖励。而你必须要奖励你自己,通过消费某种商品。

这个概念被植入你的脑子里,你是不是真的享受就变得不再重要,因为它洗脑了你,影响了你。它让你以为,有很多其他人都是这样想的,他们赚钱也都是为了享乐,因为他们觉得自己值得奖赏。所以你也要这么做。

比如花呗的广告,父母拼命攒钱但是在女儿生日的时候必须要给女儿消费因为过生日是必须的,所以借贷给女儿过生日,这个广告的根本原理就是上述过程。

但这还不是它最可怕的地方,它的可怕之处在于人们自发的觉得这个东西很有道理,自发性的参与。人们自发的觉知到人生必须要精彩,而精彩就是享乐和放纵,享乐就是消费,放纵就是尽情消费。

这个价值观美丽又恐怖的地方不在于它的植入,而在于人们会自发的认可它。你认可的最终不是钱,也不是商品的价值。不是某个能被化学分析的具体物质或者说是能被文字描述出来的体验,你认可的是一种超越了物质和商品的价值观,是过剩享乐价值。

你的欲望渐渐不再是对事物的欲望,而是对欲望的欲望,是继续欲望的欲望,你渴望被完整的充实,彻底的满足。

但是无论你怎么拼命的放纵,你总是不会感觉到满足,因为你只学会了享乐,却没有学会享受当下的生命。

甚至你开始变态,你害怕被完美的充实,你害怕平静充实,你害怕失去欲望。没有了欲望你感觉自己活着没滋味了,还不如死了。

是的,你害怕死亡。因为害怕死亡,所以你必须要融入到宏大的事物里面去,以此来对抗死亡。这是人类延续生命的一个常规手段,借助所谓的意识信仰来使自己不亡。

而你的意识信仰是消费,那们你的行为就是消费和享乐,各种体验都在安慰你死亡并不可怕,因为你吃过玩过体验过了。

你不仅害怕死亡,你还害怕孤独,害怕落单,害怕没价值,害怕被抛弃,害怕跌落到社会的谷底,害怕一无所有,害怕一文不值。

所以你要拼命证明自己,所以如果你不消费,不享乐,你就会有一种罪恶感,一种愧疚感。也就是说,吊诡的地方在于你不会为了自己的放纵而愧疚反而会为了自己的克制而愧疚,当你开始有了这种隐秘的不易察觉的情绪,你就已经完全落入了消费主义陷阱。

而这种情绪其实非常普遍,任何一个城市人口在电视媒体以及社会环境的影响下,多多少少都会有这种愧疚感,区别只在于多和少,承认或者不承认罢了。

每个人都愿意相信自己处于某种崇高和意义之中,最起码每个人都希望可以在群体里提高自己的价值,但实际上人们拥有的只是荒谬可笑的狂欢。

但是消费主义的陷阱,非常巧妙,那就是你永远不满足。所以实际上,你为了安慰自己的系统到最后不仅不能安慰你,反而让你更加焦虑了。为了克服焦虑,你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加大消费力度。最终你的钱全部花了出去落入别人的口袋,而你收获的,是一颗更加焦虑的灵魂。

理解消费主义的原理以后,要排毒其实是非常简单的。

首先承认人是孤独的,人是会死的,人是没有意义的,消费主义是无脑的。然后拒绝消费主义行为。因为马克思认为意识形态是先于行为的,意识形态决定行为,而阿尔都塞却认为行为影响意识。那么我理解如果你使用行为去修正意识应该是可行的,只不过这是一个漫长的修正过程。

过去20年里你对人生的理解,现在都要进行深入的反思,你需要冥想,需要孤独,需要享受当下的充实和平静,需要克服躁动的欲望,需要对人生有深入的认识,或者说是需要一种智识。

智识,不是智力智商也不是智慧,而是一种思想批判,沉思和总结。以它为基础,你可以探寻和调整人生的可能性,最终保留住生而为人的尊严,以及真正的满足和圆满。

所以要抵抗消费主义其实是非常简单的,毕竟任何一个具有现代医学和哲学基础的人都知道人必死无疑、人没意义、人很孤独,你所有的灿烂都要用寂寞来偿还,这些是共识。如果你不知道,你去学一下也不需要多久。

但问题不在于它的简单,而在于即使这个真相赤裸裸的摆在你面前,你也不愿意承认它,面对它。你不愿意面对孤独和死亡,更不会超越它们。

所以尽管我们承认,一个人智力超群比如知乎勃勃,但是他智识不足导致他成为了知乎团宠和笑柄。而一个人只要智识丰富,那么他智力肯定不低——人们承认智识高于智力,但人们崇拜智力,却无比厌恶智识。因为智识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们,死亡和孤独,无意义,局限,不自由。

也就是说,人们宁愿降低自己智识和要求去选择自欺欺人,也不愿意面对真相,人们宁愿彻底的醉生梦死,也不愿意完美的安宁祥和。活着不好吗?活着不香吗?享乐和消费它使人快乐,最起码它使人刺激。

爽感社会的一个特征是,大部分人做任何事的出发点都是为了自己爽,而既然要自己爽,通常要通过彰显自我来实现。所以人们喜欢那些放纵和享乐,娱乐和消费,人们喜欢片刻的虚无和痛苦,但他们不喜欢战胜这些痛苦或者安宁的接受它们,因为他们看不穿,也不想看穿,他们需要刺激和奖励,需要剩余享乐价值。

然而刺激和快乐不一样,快乐和幸福也不一样。我从来不相信一个追求刺激的人一夜之间幡然醒悟坐地成佛,因为这不符合人性。如果一个人真的这样做了,那他肯定在这一夜之前就反思了最少1001个夜晚。

大多数人不会这样反思,因为它的成本太高了。人们不愿意承认人生的本质是痛苦而不是享受。这是最基本的人性,两条路放在人们面前,他们只会选择那条简单轻松的路,而不会选择那条正确的路——不仅如此,他们还会反问,既然没有神,那么谁来决定什么是正确的呢?你凭什么决定呢,你的傲慢不足以替我做出决定,因为人生没有正确答案。在这样一个甘愿自欺欺人拒绝理性的防御机制下,厌恶智识是一种必然,有智识的人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闭嘴。我们早晚会意识到,消费主义的可怕之处不在于植入,而在于人们自发的欲望和恐惧——拥有智识,是一种罪,你需要的不是拯救谁,而是逃亡。

所以我笃定这篇文章发出去之后会有人选择取关我尽管他们各自会有各自的理由但真实的理由并不是别的而恰恰是因为我揭露了某种意义上的真相而这个真相侵犯到他们潜意识里筑起的防御系统,也就是说我的思想强奸了他们的心理防御,所以他们必须要把我从心里赶出去才能维持内心的虚假平衡继续保持不变,然而我其实并没有敌意也没有本领侵害谁,我只是把我从书和社会观察里总结的真相写出来而已,但我的智识无疑在提醒其他人的愚昧我的智力则反衬他们的愚蠢而我所说的这个真相更是让人们痛苦的根源,因为生而为人你不可能不苦,佛法无边的悉达多撂下这句话流传了几千年,我们总觉得自己比几千年前的人先进但实际上佛祖的箴言并不会过时,不是因为佛祖有多伟大而是因为佛祖把自己和真理捆绑在了一起,所以佛祖得到了永生,而你把自己和消费主义捆绑在一起,于是你得到了无穷无尽的商品。请听题,假如让全世界80亿人都用上电冰箱需要20亿台冰箱且假如这些电冰箱不会坏,那么第20亿零一台电冰箱的意义在哪里?

答案在人的心里,在于人并不满足,且永远不会满足。

我拆穿了人们精心布置或者自以为精心布置的谎言,因为我映照了人性的粗糙当然也包括我自己的粗糙,人们会因为和我这样的人在一起显得自己蠢而憎恨我这样的人,所以我必须再强调一次:这些东西都不是我写的而是我表弟写的,我就想搞流量而已但是表弟总写大家不爱看的东西,表弟不听话,大家见笑了。

表弟你快逃跑吧,表弟你也别嫌我说话北极熊玩立正——直白。因为你还年轻啊表弟,你没有经验你不懂,因为这里面的水很深,网络上的东西都是虚拟的,你把握不住。表弟。你以前每天读书,自比方圆一百里唯一一个文艺青年的时候,你不开心吗?对吗?对不对?(开心)那你现在为什么出来了,在网上帮表哥写几个影评了,你就胸口关门歇业了——不开心了?家人们,表弟这孩子其实本质很好,长得一表人才。表弟你别哭,你听哥说,你以前每天在网上各种开脑洞写小说开玩笑,那些有灵性的段子,我也都看过了,你说到底为什么?你现在写点东西,全是大家都不爱看的。是不是为了面子?是不是故意要显得自己高深莫测?另外挣点打赏?嗯,嗯?如果不是,咱们以后在网上就不写这些严肃的东西,深奥的东西,大家不喜欢看的东西,不带私货干货,你也不要再说你那套什么人生皆苦执迷不悟了,为什么?

We have Paleolithic emotions, medieval institutions, and god-like technology.人是由体验驱动的,体验是为生存服务的。未来科技发展的力量将摧毁一切不必要的生物本能。你以为你需要内啡肽,其实你需要的是血清素。网络的水真的很深,你看你表哥我,绝不会为了面子跟人在网上脸红脖子粗。面子值多少钱?我告诉你表弟,面子这东西就是红包被人领完了,一文不值。网上的文字都是可以随便复制粘贴的,你自己好好想想。你整的那些活是好活吗?你知识星球写的那些东西是你原创的吗?不都是你从书里总结的吗?那不都是属于伟大的互联网知识付费信息共享吗?你说自己绝不甘于平庸绝不选择可以预测的道路的时候不也是听了人家唱的歌吗?你真以为你表哥不听摇滚吗?

表弟你听哥哥一句劝,咱们每天看电影写影评多好多开心,再说你缺面子吗?你就写你那些心理哲学派电影解说,就那些什么《寄生虫》《燃烧》《傀儡人生》这些活整的都挺好的,你自己好好琢磨琢磨,夜深人静的时候,花两分钟,把你的那东西掏出来弄明白了。表弟你以后还写不写这些了?(不写了)行了快去看电影干活去吧。调整好心态把表哥的话好好想想,呃,听话。

我替大家教训完表弟了,大家千万别跟表弟生气,最重要不要取关我。来我接着说,接着奏乐接着喝,所以话说回来如何对抗消费主义,很简单,停止自欺欺人就行了。

然而,你做得到吗?

你做不到,因为你是这个时代的人,你跳不出、逃不过。你如果真的可以一个人对抗整个时代的车轮,你也就不会再问这样的问题,因为你已经成功的穿越了整个冬天,你无疑是强大勇敢的,别人会反过来整天问你问题。可惜你不是,你不是表弟,表弟也不是你。绝大多数人一生都不可能跳出来看问题,不仅没有这个能力,甚至没有这个意愿。既然无法从漩涡里跳出来,那就只能被裹挟。

大部分人的人生,其实只是一场赌博而已,像浮萍一样,看看命运把自己卷到什么地方,然后随波逐流的纵情享乐。来啊,快活啊。反正有,大把时光。啊啊,啊,痒。对抗消费主义,你需要皮炎平,杀菌止痒。


赞同
反对
评论
收藏
2022-02-22 17:53
查看全部 2 个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