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在学车过程中,一直受到教练的责骂,直接说你是废物,还大肆和其他人一起说你,怎么应对比较好?

爱华爱华 · 2022-01-21 23:23
我很难受,现在脑子里都是这句话,你是废物,影响我整个人的状态。 学车位置看不准,教练一说我就紧张,紧张就更加出错,有努力尝试去记住点位,先后顺序。
2 个回答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
丁邱洁律师团队,提供全领域法律服务;丁邱洁法财税人团队,提供法财税人全站企业服务与商业顾问咨询WX13048859684
感谢提问,我是球球律师。 这个问题让我想了很久,如果向左走,叫你去维权的话,这是在火上浇油。 如果向右走,跟你说忍忍吧,这又不太符合我内心真实的想法。 回到这个问题,我们考虑最经济的处理方式。 我认为眼下第一件事情是先拿到这个证,先通过驾校的考试,拿证的过程里,你会遇到不同的教练,不同的教练都会给你产生不同的心理的影响。 我附上一篇,我曾写过的科目二考试的教练的文章,你可以读一读。 文章题目:教练伍先生 首发于公众号:法律商业思维 时间:2017年7月15日 “你这一次再不考过,就是对不起我。知不知道?” 伍先生用他一贯的广东口音对着我们几个二进宫的不争气的考生咆哮。 这一次的咆哮,源于那个被他的首任教练嫌弃为“他能考过,天会笑”、三把试车均未合格的数控编程小伙,一个下午,只听见他回答“知道”“明白”,就再也没有其他声音了。 其实,我被骂得并不多。 一个是伍先生并非特别爱骂人的驾校教练。相较于其他教练的动不动暴怒,这位教练可以称作静如止水。由于骂并非教学的主要方法,伍先生在教学的手法方面很有一套。 另一个我被骂得不多的原因是,我觉得,伍先生大概内心是尊重我的。记得有一次,他感慨道,“我觉得女人太难了”。生出这种感慨,实在是缘于那个五月份对于我而言,太过糟心。机缘巧合,五月我失之东隅,收之驾校的学习。五月下旬,我学车方面的提升好像是坐上了飞机。这大概是他所讲的“开窍了,对车有感觉了”。 不论是否被骂,伍先生对我有不小的影响。 第一次约考的前两天,按惯例,我们需要前往模拟考场练习。 已是深圳的6月初,热得冒火。我们在破旧的训练场,四个学员四台车Plus一个教练。通常,伍先生得从这台车上的学员跟到另一台车上的正在或即将犯错的学员。练车场不小,他得在两个小时里完成对四个学员的指点与跟踪,还得对每一个错误标识、设计正确思路再解答。对于我们几个练了5把却一次未合格的学员,他得想办法平复我们的紧张,避免对考试产生影响。 烈日把我随身携带的蛋挞搓得稀巴烂,内心开始紧凑起来。“感觉我自己倒是没啥,如果真没过,真觉得对不起教练”,我和同伴感慨。 回程的路上,伍先生自嘲脚麻了、腿软了,当然,对于我们提的练习问题还得保持头脑清醒、快速匹配问题的最佳答案。六七个小时的奔波,对于他,耐心、体力、情绪,都是一场煎熬吧。以致于邀请他随便吃点什么,他说“我这个人特别拘束,自己解决就好”。 我们看得出,他比我们紧张。而他的紧张,让我们更紧张,紧张自己一旦没通过会让他特别失望。 那一天的夕阳西下,我感到,在深圳的生活,是艰辛的。每一个人为了ta的那一份,都是拼了命的努力。那些来来回回的奔波,才是实实在在的拼搏。 对于教学相长,我是没什么概念的。 五月天的时候,往年特别美,今年特别难过。打方向盘的时候,总会想起与前合伙人相处的种种。 “其实我今天心里特别难受”。一开腔,情绪开闸啦。 伍先生听完事件叙述,只是淡定的说,“一个人也好。就想着,至少挣了钱不用与人分。就行了”。 大概是了解我的这段经历,他极少骂我。 练习的间隙,逐渐熟悉了工作,家庭,生活,以及也作为我先生的教练、对Y先生有了了解,他对我逐渐从“撞了他的车的笨学生”转变为“愿意动脑子的女学员”。而我也从认知他为,一个“说话方式难懂的广东教练”到“一位有方法、掌握核心技术的有阅历的老师”嬗变。 见或不见,我就在这里。不见吧,不能毁了两个家。 伍先生讲这段话的时候,似一个夹杂着情场老司机的情窦初开的小伙子。 讲述他的初恋故事时,一开始,他应该是想舒缓我们学习的压力,主动爆料。后来多次,听他感慨岁月和眼前的苟且时,我感觉,时光机对每个人的碾压都是无情而又截然不同的。 伍先生的故事并非曲折,可以说是平淡无奇,无非是所有没有在一起的初恋故事中的一个版本,父母反对、女孩归顺、终止关系、各自成家,直至即将老去,女孩想要再见。“不见啦,不能毁了两个家”。 与每一个人认识的过程,是奇妙的。 这一个人,能否在你的内心长草,生出氤氲,长出花果,既在于ta本人,也在于我们自己。 我看见有学员与教练在训练场怒吼、撕裂,也知晓有学员一面抱怨愤懑教练的安排、一面又敢怒不敢言对教练俯首低眉,还听说有学员从此一怒“了不起不学车了,谁怕谁”。还好,伍先生在对待我这个学员时,有方法、懂心理,把握精准、有的放矢。在科目二的驾驶教学上,他与我共同完成了一次可以称作优秀的教与学的定制过程。 在学习驾驶这件事上,幸运在此刻遇到伍先生。 在一些重要的人生事上,伍先生的一些处理手法亦有不少值得借鉴的。 成年之后,我们需要面临的考试不多,驾驶考试是其中颇有难度的一项考试。这个考试的完成程度完全取决于我们自己的主观能动性。而技术掌握之后,心理的竞技才是核心。而是否将信任交予你的老师,是这段路能否走下去的前提了。 我当然会记得,第二次考试时,我在侧方位停车后忘记了向左打死方向盘。此时,我唯一能做的,是记住伍先生的那句话“任何紧急情况下,都要记得——踩死刹车”。这一回,我不会再撞车,因为人生只有一次“错把油门当刹车”的机会,我已经用完了。但是,踩死刹车的技能,是可以随时get到的~】 看过这个文章之后,你有怎样的感受呢?会感慨说我遇到了这么好的教练吗?还是会感慨说为什么自己这么不幸运? 其实我想跟你说,这个教练文字之外的另一面,是我曾经:刹车没有踩对,导致车直接冲出去撞了别人的车,当时也是被骂的狗血喷头。当时与我一同去参加驾校考试的家人比我学的更快,更早拿证,而我一直在反复的捶打当中才拿到这个证。 看上去你会以为这也是一位思想的教练,其实并不是。我是通过考驾照的这个过程让自己收获了成长。我在科目三的时候反而遇到了比他更严厉、骂人更凶的教练。我对那个教练毫无好感,充满了厌恶。在驾考完成之后,直接删除了他的微信,至今也都忘了他叫什么名字。我当时有没有受到心理上的伤害呢?这是显而易见的,因为科目三很少会像我这样出现考了好几次,如果再不考过的话,就需要完全重考的情况。 但归根结底,我们是需要拿到这个驾照,我们是希望自己能够通过拿到驾照之后获取自由,所以我认为最经济的方法是先拿到驾照再说。 如果你问我骂人要不要承担责任,要的,我们可以去索赔,去起诉驾校,起诉这个教练,我们甚至因为他的这种辱骂造成了心理上的损害,可以报警。这些都是一些方法,但是不要把它当做工具去使用,先让自己损害最小,达成做这件事的最基本的目标,这是我的想法和观点,不知道你是否认可,但希望能够对你有所启发。 祝福你喜乐安康,虎年大吉。 我是球球律师,欢迎点赞、留言、转发。
4
反对
6
收藏
2022-01-22 12:35
查看全部 2 个回答